提醒:
  • 司佩樂諾x舒博爾
  • 我流設定有、OOC存在
  • 會被官方嚴重打臉
  • 不合理情節有

  君似驕陽



  看著眼前的通道,舒博爾一行人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畢竟長久以來所旅行的目的地已經到達了終點,只要在往前走,因為各自擁有的信念所產生的因緣,將會見證終焉。


  「馬上……就會結束了吧。」
  舒博爾有所惆悵的感嘆,至今為止,走遍了許多地方、認識到了許多人,並且結交到了不少朋友,總算,快要能夠放下身上所承受的重擔。

  而在身後的人也不約而同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博爾大叔你在感嘆個什麼勁啊!在結束之前應該要先找到綁架走我媽的那個不要臉的神吧?而且要狠狠的揍他幾拳啊,要不然我們這麼久以來受的苦要怎麼結算!」
  蘋果坐在坦基的肩膀上,朝著前方的舒博爾腦袋,把手中的火箭筒狠狠的丟了過去。

  【鏘!】

  金黃色的保護盾突然出現擋住往舒博爾方向砸過去的武器。

  柯摩托看到東西掉到地上後,默默的把手中的魔法書闔了起來並且推了下眼鏡。
  「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吧?」

  「好了、好了,蘋果也冷靜一點。」
  「是啊,急躁可是不能完成一番事業的唷。」

  「唔。」
  扁起嘴巴不回應其他人,蘋果知道自己只是因為遷怒才會對舒博爾做出這樣子的舉動,若是柯摩托沒有警覺的使用魔法、舒博爾也沒有閃躲開來……「博爾先生的頭腦大概又會變得更蠢了吧。」

  語氣中有著明顯的慶幸。慶幸還好沒有真的打到對方。

  「不用想那麼多,反正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嘛。」
  舒博爾撿起地上的武器後,走向蘋果。

  沒有聽到蘋果口中含糊的句子,摸了摸那顆粉紅色腦袋後,把東西交給了對方。

  「走吧!」


  眾人堅決的步伐踏上了傳送陣。



  ★ ★ ★



  在大家還沒有來的及從眼前的視線拉回神智時,曾經聽過的聲音以及人影出現在前方。
  「司佩樂諾,回神界找老朋友們敘舊……怎麼不找我一起啊?」


  「……」
  「捷豹!」
  「這位看起來比博爾先生還要像是變態的大叔,你到底在說什麼?我們這邊才沒有人叫做司佩樂諾,能不能不要擋在前面啊?我們可是趕時間的唷。」
  「蘋果……前面那句話真的可以不用說啦。」

  看著舒博爾一行人表情各個都呈現不同樣子,捷豹無所謂的笑了笑,「嘛,現在就算了吧,我也要去找人『敘敘舊』了呢,像是伐賈斯之類的。就不打擾你們啦哈哈哈哈哈。」
  

  看著莫名奇妙出現然後消失不見的捷豹,並沒有什麼人把這個突發的情況放在心上,準備趁機快速的結束各自所要達成的目的。

  「司佩樂諾嗎……?」
  艾洛特喃喃自語的說著。



  ★ ★ ★



  兵分三路後,舒博爾不知怎麼地,突然和本來應該同一路線的其他人分散了開來,接著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獨自在這個地方。

  「陷阱嗎……有點糟糕的感覺啊。」
  抓了抓自己那頭紅色的頭髮,把武器插立在地上後,舒博爾開始思考要如何不動聲色的離開這裡。

  如果動靜太大的話,應該會吸引更多的敵人──


  「唷,這個不是司佩樂諾旁邊的騎士大人?」

  「你是--!」

  「怎麼,難不成自己一個人在這邊是因為司佩樂諾拋棄你了嗎?哈哈,我可以大發慈悲一下,怎樣,要不要加入我這一邊?」

  
  捷豹逐漸走近舒博爾,而被舒博爾迅速揮出的劍氣劃破了臉頰,一絲血紅出現。
  「你這該死的人類!」
  

  發現捷豹的速度遠遠超過自己,舒博爾正有勉強防禦不了只能做好接下的準備時,一個藍色修長的身影擋在了自己與捷豹中間,並且替自己接下了攻擊。

  「舒博爾你沒事吧?」
  對方轉過身體,擔心的看著舒博爾身體四周。
  
  「呃,多謝你的幫忙,請問你是?」
  看著對方緊張的樣子,有種溫暖的感覺湧進自己的內心中,不過要是他的手沒有到處摸來摸去、甚至是碰到有些危險的位置的話就好了……
  舒博爾一邊苦笑一邊想著。

  「這次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去追究這個凡人的罪過!司佩樂諾!」

  視線瞄到因為自己的出現而雖然不甘心卻因為怕影響到計劃,只能默默離開的捷豹,司佩樂諾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舒博爾,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一陣藍光消失後,原本司佩樂諾的位置出現了一名舒博爾熟悉的男孩。


  「索索索索索索瑪?」
  難以置信的指著對方,舒博爾開始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喔。」聳了聳肩,「蘋果那邊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不如趁現在這個時候,我把一些事情告訴你如何?」



  ★ ★ ★



  舒博爾來到了索瑪……不,現在應該說是司佩樂諾在天界的住所後,聽到對方解釋自己原本的身分、為什麼會以索瑪的身分在人界行走、大家在天界分散後、自己和蘋果遇上伐賈斯以及幫忙抵擋的情況,還有現在──

  「所以說,索瑪你現在要待在這裡一段時間等到埃斐勒同意才可以離開囉?」突然想起來現在眼前的人已經不再是「索瑪」而是「司佩樂諾」──神族中獲得「雷神」稱號並且支配著雷電的神祇,趕緊開口更改。
  「這麼說來現在也不能叫你索瑪了……有點不大習慣啊,司佩樂諾?」稍微不好意思的試圖用抓臉頰的動作來解決現在略為尷尬的場面。

  「畢竟雖然我有不得已的理由,但是跟伐賈斯開打起來是事實,為了避免其他人說閒話,埃斐勒還是得要下達禁閉的命令才行。」
  替舒博爾和自己各自倒了茶水後,司佩樂諾笑瞇瞇的看向對方。
  「舒博爾可以多叫幾次啊,馬上就會習慣了。」

  更何況我很喜歡聽你叫我名字的聲音呢。


  被司佩樂諾緊盯著的舒博爾,彷彿擁有野性直覺般地認為對方現在所想的一定是有關於自己的事情。

  不過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情……

  「那個,司佩樂諾。」吞了下口水,「你--有什麼事情嗎?」

  「舒博爾怎麼這麼說呢?還是說,舒博爾你有事要和我說?」一手撐著下巴、另外一手則擺放在桌上輕敲擊著桌面,司佩樂諾笑著。

  「不,我只是覺得你用有深意的眼神一直看著我,讓我覺得有種你在打什麼壞主意的感覺。」就像以前在失落要塞時艾洛特他──
  用力甩了甩頭,想要把剛剛浮現的畫面給甩掉。

  「其實,舒博爾。」便換了自己的姿勢,司佩樂諾看起來臉色沉重的樣子,「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還沒有跟你說。」

  「什、什麼事?」
  第一次看到索瑪用司佩樂諾的樣子做出這麼嚴肅的神態,舒博爾不由得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你現在只能跟我待在這裡等到禁閉的命令解除才可以離開了哦。」

  「原來是這種事,我還以為多麼嚴重──等等!那個命令解除是什麼時候?」舒博爾猛然起身,差點把桌上的茶具給弄翻。

  「這個嘛,不好意思,老實說我自己也不大清楚……」不好意思的苦笑,「只能等到埃斐勒解除。不然只要一碰觸到周圍的邊界,就會被傳送回來這邊。」

  「可是這樣其他人──」

  「舒博爾相信大家嗎?相信我嗎?」
  司佩樂諾伸出手指點在舒博爾還沒說完話的嘴唇上頭,打斷了對方還沒說完的話語。

  「這是當然的啊!我們是一起旅行了這麼久的夥伴,怎麼可能不相信你們。」

  「那麼,舒博爾應該相信大家沒有什麼事情才是,而且如果大家遇到危險,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喔……所以舒博爾,願意在這裡陪我嗎?」
  露出難過但卻故做勉強的神情,「不過若是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我會幫忙把你送到地上去的。」


  「這……」猶豫不決的陷入了兩難的局面當中,而司佩樂諾也不急著的要求答案,只是在旁邊做出一臉「你不答應的話我會很難過」的表情。
  「好吧,我在這裡陪你!」

  牙一咬、眼睛一閉,舒博爾大聲的喊了出來。

  「反正事情也差不多告一段落了……」
  不斷用著諸如此類的藉口安慰自己,舒博爾默默的坐了下來。


  「舒博爾,不用勉強的喔。」

  「放心吧,身為騎士就要說到做到,而且我也相信如果有什麼狀況發生的話,你也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朝著對方露出大大的燦爛笑容。


  「舒博爾你真是──」

  能夠在這個世界認識到這樣的你,是多麼的幸運。
  是你讓我對人類的看法改觀。
  是你讓我見識到了不同於以往的事物。
  是你,造就了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司佩樂諾……

  如同耀眼的太陽般照耀著大家,替眾人指引了前進的道路,以自身的存在去成就於他人──


  用力的抱住舒博爾,把頭埋在對方的肩膀處。

  「我很慶幸遇上了你。」舒博爾。
  

  「我、我也很慶幸遇上了你、蘋果、伊希莉亞,當然還有艾洛特、格芮妮、柯摩托、露可、艾芬多絲……」
  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忙,我不知道何時才能完成和阿奈伊斯的約定……

  不好意思的回抱住司佩樂諾。

  突然從兩人的腳底下出現了散發著銀白色的法陣,兩人從原來的地方消失得無影無蹤,但在下一秒,兩人的身影出現在司佩樂諾臥房中的床鋪上。

  「咦?」
  腦袋還沒有從剛剛那個莫名溫馨的氣氛中緩和過來,舒博爾疑惑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司佩樂諾,以及感覺自己身下所躺著的、過分柔軟的床鋪。


  「舒博爾真的很可愛呢。」
  依舊是把頭埋在對方脖子處,司佩樂諾笑了出來。

  「這樣的舒博爾,會讓人想要綁在身邊不讓人看見。」
  用手撐起自己的身體,讓舒博爾困在自己與床鋪的中間,司佩樂諾神色正經的盯著對方。
  「雖然我不否認使用了些小手段。」像是欺騙你離開會被強制返回這裡。「不過我真的很慶幸認識了你。」


  「呃,我不大明白……為什麼要用這樣的姿勢講話?」

  「我喜歡你,舒博爾。或著可以說,我愛你。」決定投出直球,不讓對方有機會裝傻──雖然司佩樂諾個人覺得與其說是舒博爾裝傻,不如說他是真的傻的不知道。
  「不是朋友、不是夥伴的那種感覺,而是更深刻的、情人之間的愛戀。」

  不等舒博爾反應過來,司佩樂諾頭低了下去,堵住了對方要說的話。

  離開前輕舔了一下舒博爾的嘴唇,看著對方的唇上因為自己而潤亮的結果,露出爽朗的笑容。
  「我們之間來日方長,我相信我們彼此共同度過的這段時間,會非常的美好。」

  語畢,又再度深吻了下去。



  唔、唔!誰跟你來日方長!我現在後悔了能不能拒絕留在神界?艾洛特?柯摩托?伊希莉亞救救我啊──不然蘋果也行──唔!


  因為神與人之間存在的差異性,導致舒博爾就算拼命的抵抗也絲毫沒有動靜,於是,在因為不會換氣的情況下,舒博爾很華麗的在司佩樂諾的深吻下,昏了。


  昏倒的當下,舒博爾深深的希望,冒險團裡的夥伴們,至少有一個也好,能夠拯救自己脫離這個不可貌向的司佩樂諾神身旁。



  不然……還我原本單純善良的索瑪也行啊嗚嗚嗚嗚嗚……


  之後的小後續→


  「那個……伐賈斯,我是不是真的看起來就像人類說的『變態』?」
  所有的事情暫時告了一個段落後,某天捷豹來到伐賈斯的住所後,兩神開始喝了酒起來。

  「怎麼突然這麼說?」
  喝完酒杯的酒,默默的看著捷豹。

  「因為司佩樂諾認識的那群人類,好像都不想看到我,而且現在司佩樂諾很寶貝在他那裡的紅髮人類……」
  用力的放下酒杯,「那傢伙、司佩樂諾那傢伙真的很過分!我、我只是想要和那個叫舒博爾的人類聊個天、約個會而已!有必要防範我防範到嚴謹的地步嗎!」

  捷豹一想到這幾天只要一靠近到司佩樂諾住所三公里遠的地方,就會自動傳送回自己的住所、再不然就是伐賈斯這邊,一開始原本以為是埃斐勒的傑作,怒氣沖沖的去找對方理論,沒想到被告知是司佩樂諾怕自己「變態」的模樣會影響到對方--

  「……」
  伐賈斯默默的喝著酒,雖然很不想認同司佩樂諾,不過他自己本身卻站在同意對方的立場上。


  捷豹,我也沒有想到你到地上去一趟回來就變現在這個樣子--啊,賽伊莉絲我好想你喔……賽伊莉絲……


  於是,伐賈斯跟捷豹兩人就這麼的開始發起酒瘋。



  「……兩個笨蛋。」
  這是剛好路過的培里歐奈。


 ★
  嗚嗚嗚這裡是已經開始語無倫次的阿涼

  不忍說其實這篇一直拖啊拖的拖到今天凌晨才硬是ㄍㄧㄥ了出來,打到後面已經眼神死了也不知道是怎麼打出來了

  其實本來沒有捷豹的出現(X
  只是剛好看到阿艸噗裡頭有捷豹吶喊圖(?)就有梗了……雖然後頭沒有全部下去就是QWQ

  打開頭的時候,全部完整的劇情還沒出來,可是第二天就出來了,所以設定嚴重被打臉啊啊
  不過還是就這樣繼續下去了

  其實不管怎麼樣,我覺得就算之後大家分開了,一定會抱持著相信彼此的信念,沒多就又會再見面……

  雖然還有很多想說的、想解釋的,不過鍵盤好卡,加上又在跟人打6970E(等等


  至於後續的小插曲本來是想用捷豹梗2,可是理由同上(X

  所以就有些不倫不類,還請見諒(倒地

  不要以為是伐捷或捷伐,其實真要有CP的話一定是伐舒跟捷舒ADA(槓


  最後--

  ALL舒萬歲!!!我是舒博爾的小馬尾(槓#

  (剛好有人進隊伍了www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