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司佩樂諾x舒博爾+索瑪x舒博爾
  • R18,還煩請未成年的朋友們慎入
  • 原本為聖誕節系列文(x
    不過後來採取單獨一篇(o
  • [tag]更衣室、鏡子、羞恥play、無內褲(?
  • 有任何想法歡迎連絡

  更衣室



  「你們不要這樣……外面會有人……」
  「呵呵、放心好了--這邊我們都包下囉。」
  「喊出來也沒關係的唷。」


  裝潢既典雅又高貴的小臥房,如果不說出事實的話,看起來就是高階人士用來休憩用的休息室,但實際上卻是某家高級百貨公司裏頭其中一間店面的更衣室。
   或許正因為冠上了「高級」二字的緣故,在裡面設有店面的企業也絲毫不手軟的打造符合「高級」氣氛的消費場所--在與一般人家浴室大小差不多大、約略可以 擠進四個人的更衣室裡面,除了貼心的擺放了一人坐的柔軟沙發以外,也為了能夠全方位的觀看到整體造型的四面牆壁都設計成整片鏡子。

  可惜的是舒博爾此時此刻並沒有欣賞的心情。
  尤其是和身邊兩隻狼處在這種密閉空間中。

  「我說你們--為什麼要跟著我進更衣室!」
  舒博爾一臉防備的盯著在自己前腳進更衣室準備回身關上門時後腳硬是踏進來的兩個人。
  早在兩個人拖著自己出來逛百貨公司、特地強調買衣服的時候,就覺得不大對勁了……
  
  眼前容貌相像的兩個人,一個笑容滿面、一個面無表情,但都只是緊緊盯著舒博爾,那眼神讓舒博爾不禁聯想到因為看著獵物而露出綠光的野狼。

  「我們想看看自己選的衣服適不適合舒博爾嘛!」
  「那你們可以等我出去再看吧?這樣跟進來在外頭服務的人不會覺得--唔、唔!唔唔唔--」

  索馬看著先一步繞到舒博爾身後的司佩樂諾,趁著對方的注意力被自己轉移後,立刻奪去了對方說話的聲音。
  等到看見舒博爾全身發軟的沉溺在深吻之後緩緩的朝著對方靠近,說著:「啊,舒博爾不能忘記我喔。」的開始脫起了對方的衣服……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唔--不、不要了--不要這樣……」
  舒博爾淚眼惺忪的透過鏡子看到的畫面是自己衣衫不整的躺靠在司佩樂諾的懷中,對方坐在室內僅有的一張沙發椅中,有著藍色長髮的腦袋埋在自己的頸窩處,不時可以感覺到皮膚上頭傳來既熱且濕的感覺。
  索瑪則是在舒博爾的胸前不停地把玩著那兩顆紅點,看著它們因為自己指尖的動作而更加紅艷挺立的時候,輕輕的笑出聲音來。

  「可是舒博爾不是很享受嗎……除了這裡以外……還有這裡……」
  索瑪伸出指尖點在其中一邊的乳頭上,然後順著滑下來到了被包覆在休閒褲中的重要部位上頭,輕輕地用手包覆著。
  看到索瑪露出燦爛的笑容,舒博爾從司佩樂諾的深吻中茫然地搖著頭:「沒、沒有……」

  「呵呵……嘴硬……」
  司佩樂諾在舒博爾的耳邊用著低沉的話語說著。

  舒博爾感覺到對方氣息打在自己耳旁,再加上那彷彿對自己的耳朵感到極大興趣似的不時的輕咬或輕舔,令舒博爾不自覺的顫抖著身體。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索瑪已經把穿在舒博爾身上的西裝褲給褪了下來,開始愛撫著舒博爾的分身,而司佩樂諾則是接手把玩著對方胸前的紅點,並且在再三輕啄對方的嘴唇後,留戀似的不停用著自己的嘴唇摩擦著舒博爾的。

  「不、不要……」
  被兩人熟練的帶起情慾的舒博爾,在察覺到索瑪要含住已經略微昂揚的勃起時,僅存的理智發揮了微薄的作用。
  「唔,舒博爾這邊都已經抬起頭留著眼淚了呢……為什麼不要呢?」
  如果舒博爾此時視線清楚的話,可以看到索瑪故做天真的伸出食指戳著自己那流出透明液體的洞口。
  「啊!」
  因為刺激而發出急促聲音的舒博爾,大幅喘氣的試圖讓話說的清楚一點:「外面……有、有……人哈、哈啊--唔!」
  還沒來的及說完的話被司佩樂諾用嘴再度堵住,等到過了一陣子後,司佩樂諾才放舒博爾呼吸。

  大口大口喘氣的舒博爾,來不及閉合起來的嘴巴,從嘴角那流出了一絲絲的銀線。

  「不用擔心,我們已經請他們離開的遠遠的,所以外面根本沒人喔。」
  索瑪在舒博爾的嘴唇上輕輕的啾了一下。
  「你可以叫的很大聲都不會害怕有人聽到了……」

  聽到兩兄弟的話,舒博爾頓時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唔、唔、唔、唔唔唔--」
  如同嬰兒般被人抱在懷裡的姿勢,舒博爾在司佩樂諾的懷中伸出雙手越過對方頸部緊緊揪著對方依然還穿戴在身上的衣料,而雙腳則是被迫環繞住司佩樂諾的腰間避免跌落在地上。被猛烈的撞擊而只能發出短暫且急促的聲音,如同小獸一般無助的雙眼渙散的無法盯住任何一個點。

  「……好脹……啊、哈--不、不行了……司佩樂諾……好大好深……撞到了……啊啊--撞、撞到了……」

  聽到舒博爾說的話,司佩樂諾更是賣力的擺動腰部在對方體內狠狠地衝撞。
  被忽略的索瑪則是默默地來到舒博爾的背後蹲了下來--

  「啊啊--」

  受到快感的瞬間,舒博爾失神的射了出去,白色的黏稠液體就這樣地沾染到了司佩樂諾的襯衫以及舒博爾的腹部上頭。
  發洩的同時,無意識的用力縮緊了下半身的舉動,讓司佩樂諾冷冷地倒抽了一口氣,然後伸出手來用著帶點力氣的力道,拍打著舒博爾光裸的臀部。
  「放鬆點,別咬這麼緊。」
 
  「如果你不行的話,就讓我來如何?」
  司佩樂諾瞪了一眼笑得燦爛愉快的索瑪,不理會對方的話繼續地開始抽插起來,只是彷彿帶了點不悅的情緒,動作又比前面更大更用力了。

  看對方沒有理會自己,稍微聳了聳肩後,索瑪又蹲了下去,繼續做著剛剛所做的事情--
  雙手來到了司佩樂諾以及舒博爾結合的地方,不斷的來回輕戳、輕摳,甚至有的時候趁著司佩樂諾分身猛烈撞擊進去穴口的時候,伸出指頭跟著擠了進去。

  「住手……會壞的……索瑪不要……」
  「但是你下面這張小嘴可是緊緊地咬著我的指頭不放喔……」
  伸出手指,索瑪露出了詭異的表情:「不過既然舒博爾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做這個動作囉。」
  接著索瑪把腦袋湊了過去,微微張開了嘴、伸出了紅粉的舌頭,在兩人結合的地方又舔又吸含了幾下,接著用牙齒輕輕咬著被碩大撐開來的皺褶。

  「啊啊啊啊啊啊啊--」
  比剛剛還要更強烈的刺激湧上,讓舒博爾再次受到快感的用力收縮後穴,而司佩樂諾也跟著用力的一撞,在舒博爾體內深處射出了自己的精華。

  因為慾望暫時舒緩陷入短暫放鬆的司佩樂諾,察覺到舒博爾由於兩次的高潮使得沒有力氣再環住自己而要往旁邊摔倒後,立刻環抱住對方,也因為這樣的動作導致司佩樂諾剛洩完的分身從舒博爾那溫熱的地方抽了出來。

  「唔……」

  下意識的把手伸過去摸著從穴中流出的液體。

  索瑪看著有如稚子般單純卻做出糜爛舉止的舒博爾,那雙眼眸中的藍色,似乎更為深沉了一點……


  肉體相互撞擊的聲音、水聲噗哧噗哧的聲音、瀰漫在空氣中腥羶的氣息、以及那若有似無的喘息聲--

  司佩樂諾眉頭微皺的坐在沙發椅上面,身上的西裝外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已經不在身上,身上的襯衫完好的穿戴在身上,只是略微皺摺,較為突兀的也就是腹部那邊一片顯眼的水痕,赤裸的下半身被舒博爾不停的舔舐。
  看著舒博爾閉著雙眼、睫毛微微顫抖著,費力的吞吐著碩大的分身,司佩樂諾伸出手來扶著著舒博爾的頭,讓自己的肉棒能夠更深入對方的口腔內,但是也體貼的不讓舒博爾感受到一丁點的難過。
  而舒博爾則是如同母獸般的跪趴在司佩樂諾的前方,一邊替司佩樂諾口交的同時,另外一邊則是承受來自索瑪所給予的撞擊。
  索瑪不停的擺動著腰部,用力撞擊最深處後又淺淺的磨入,讓舒博爾有時候不自覺地向後靠的時候又被大力往前撞、喉嚨頂到司佩樂諾的分身。

  前後兩個口被粗大陰莖給塞滿,被快感不斷襲來的舒博爾只能不停的發出喘息聲。
  「呼、頂、頂到了……」

  不知道在更衣室裡待了多久、不知道自己洩了幾次、也不知道到底被兩人翻來覆去的到底在這更衣室裡做了幾回,鼻間充斥的滿是荒靡的的情慾味道……

  依舊是跪趴在高級的絨毛地毯上頭,因為柔軟的質料讓自己就算膝蓋跪在上面許久也絲毫感覺不到不舒服,舒博爾抬高著屁股接受著索瑪從身後的撞擊,充滿著 淚水的紅眸,模糊不清的視線透過眼前的鏡子看到了在對方身下的自己的魅樣。原本潮紅的臉色,因為羞澀的關係更加艷紅起來。

  索瑪加快了速度沒多久,等到慾望全部都射進了舒博爾的體內之後,愛憐的扳正了舒博爾的頭,在臉上落下一個又一個綿密卻輕柔的細吻。

  「累了嗎?我先去幫你準備清洗的毛巾……」
  把舒博爾交給司佩樂諾後,索瑪穿戴齊完好的衣物,推開了房間門口又小心翼翼的關好。

  看到索瑪走了出去以後,在低頭看看自己懷中已經快要虛脫無力的舒博爾。
  「乖,我會盡快解決的。」

  然後一把抱起了舒博爾,用著像是抱著小孩尿尿的姿勢讓舒博爾私處大開的面對鏡子後,流暢的一個挺身,便把炙熱擠入那不停滴著精液的菊穴口。
  「啊--」
  被突如其來舉動的舒博爾驚嚇了一跳,雙手向後伸的努力攀住司佩樂諾駕著自己的手臂。


  「舒博爾……舒博爾……」
  不停的在舒博爾的耳邊叫著對方的名字,聽到這充滿情慾的叫著自己名字的聲音,舒博爾不聽的收縮著。
  「真美……」
  「不……不要看、不要看啊……」
  被迫地看著眼前照映著兩人身影的鏡子,舒博爾看到了因為慾望以及燥熱等原因紅艷起來的臉頰、泛著淚水的眼眶、微微張開喘氣的嘴唇,以及被蹂躪把玩而挺立的乳頭、昂首且沾滿了白濁的柱身、還有那不停吞吐著司佩樂諾碩大的交合處。
  看著對方肉棒不停的撞擊、拔出、撞擊……而使得穴口周圍的摺皺被撐了開來,在抽出的時候還能見到那粉色的魅肉。
  先前與索瑪兩人所射入舒博爾體內的白色液體,還有舒博爾本身所流出的淫水,都隨著司佩樂諾的動作而不停的沿著股縫滑落、最後滴濺到地毯上頭。

  眼前的景象讓舒博爾不由得緊張害怕了起來用力的收縮了後穴。

  「唔!別怕、這樣你的很美……」
  輕輕在對方耳邊吹著氣,司佩樂諾用牙齒磨蹭著舒博爾圓潤的耳垂,並且加快了下身動作的速度。

  「要射了……要射了……」
  「我們一起。」


  從外面回來的索瑪,所看見的就是司佩樂諾坐在沙發椅上,一邊摸著累倒在懷中的舒博爾的那頭艷紅頭髮。

  哼,這回便宜你了……
  好說。
  下次記得換我!

  兩人透過視線交流了一陣子後,便開始動作起來。
  索瑪拿出剛剛從外面帶回來的衣服,讓司佩樂諾先行換好之後兩人再一起幫舒博爾更換,同時也邊吃著豆腐。


  換好衣服後,索瑪輕輕拍著累到瞇起眼睛的人的臉頰。
  「舒博爾?舒博爾醒醒。」
  「嗯?索瑪?」
  「先醒醒,我們先回家,在車上你再多休息。」
  「好……」

  全身疲累已經不想再做任何動作的舒博爾,勉強撐起身子走了幾步後--
  「唔!我、我的……」
  「舒博爾怎麼了嗎?」
  「我的……我的內褲呢……」
  看著眼前笑的非常燦爛的索瑪、再瞄了瞄有點平板表情的司佩樂諾,本來想說些什麼卻發現精液從還沒清潔的後穴不斷的流出來,害怕以這副模樣出去會被人注意的舒博爾,有點手足無措。

  「咦?啊!可能是我剛剛幫忙找衣服的時候不小心漏掉了……你應該也知道外面一個服務生也沒有,不熟悉他們店裡擺放的位置,所以我才沒注意到。對不對,司佩樂諾?」
  「嗯,就這樣出去吧,沒人會注意到的。」
  你們兩個裝傻也裝的好一點吧,這家店分明就是你們旗下的企業,三不五時來這消費還說不隻到東西的位置--

  原本想要說些什麼吐槽兩人的舒博爾,身體一僵,發現流出來的量越來越多,感覺褲子已經開始濕了起來,抿著嘴唇一臉哀求的看著兩人。

  以往都能成功的把戲,現在卻失去效用了。
  司佩樂諾跟索瑪好整以暇的看著舒博爾,意思表示的非常明顯。

  「……」
  吞了口口水,舒博爾嘗試縮緊穴口阻止精液的流出,然後慢慢的踏出步伐。
  而身後看著舒博爾誘人身影的兩人,不知道是誰開口說道:「還是舒博爾你想要我們幫你用內褲塞住你的下面小嘴呢?」
  「或是含著我們的肉棒塞住出去也行。」
  「你們兩個去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