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藍德斯x舒博爾
  • R18,還煩請未成年的朋友們慎入
  • 算聖誕節賀文,此篇可以與之後的篇章做連貫性,但是考慮到出現的CP可能不是很多人都全部接受,所以也可以略過,並不大會影響閱讀性(應該吧
  •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行憲紀念日快樂唷wwwww
  • 有任何想法歡迎連絡

  聖誕早晨



  三、四隻小鳥站立在樹梢之間不停的在上頭跳躍著,一邊發出啾啾的歡鳴叫聲。

  拜此所賜,就算外面的陽光被前一晚給拉上的簾子擋在窗外,舒博爾也可以知道自己的起床時間到了。

  但是在這種已經入冬的年底,皮膚一旦接觸到了仿如會讓人凍僵的冰冷,總是會不自覺得繼續縮在溫暖的被窩之中,繼續下一個夢境。

  舒博爾縮了下脖子後用力向上拉起被子遮住自己,翻個身只露出紅寶石般的髮絲後,正打算繼續小小的補個眠、賴個床時,從下半身不停傳來熟悉的酥麻感以及那股與被窩明顯不同的炙熱,當下頓時感覺不大對勁──

  「唔嗯……」

  一個不留神,呻吟的聲音開始從舒博爾的口中傳出。

  在快要被不斷從重要部位傳來的快感給淹沒之前,舒博爾緊閉著的雙眼猛然張了開來。



  「藍德斯!」

  一把掀開蓋在自己身上的棉被,顯現出床底下的風光──藍德斯擠在舒博爾的雙腿之間,不知什麼時侯就被退去舒適的睡褲被擠在一旁,男人早晨的正常現象加上對方用著挑逗的手法吞吐著自己的慾望,舒博爾可以感覺到不斷有熱流集中在上頭,原本半垂的分身開始昂揚起來。

  察覺到口中器官的變化,藍德斯彎起嘴角的同時加快了口中的動作並且運用雙手按摩下面沒被碰觸到的部分,而受到刺激的舒博爾沒有多久便棄守關卡的洩了出來。

  自家的愛人替自己口交的次數也不是沒有,但大多時候舒博爾都是行動的那方,所以當分身被包含在藍德斯的溫暖口腔中、遭受到劇烈的快感襲擊沒多久便噴了出來。

  還沒喘息完,仍就沉浸在餘留快感中的舒博爾,背靠著床頭櫃、眼眸半張半瞇的略為張開雙唇的樣子被抬起頭的藍德斯收入眼底,眼神也沉了下來。

  「這樣子的舒博爾,很棒呢……」

  呢喃的在對方耳邊說著,看到舒博爾因為耳朵旁突如其來的熱氣不自覺的叫了出來後,先是用嘴唇輕柔的磨蹭著另外一對雙唇,接著趁著舒博爾的一個不注意,舌尖突破阻擋的來到了裡面和舒博爾的舌頭不停交纏。

  一手捏著舒博爾的下巴,另外一隻手則是片刻也不停歇的探著熟路來到了舒博爾的腰後方,順著股間下滑到了那緊致洞穴的穴口旁,不停畫圈試探著進入的入口。

  被這種擾人的舉動捉弄的舒博爾,已經沒有了之前的緊張感,反而代之的是想要狠狠被貫穿的慾望。

  「快點……不要再拖拖拉拉的,難道你不行了嘛!」

  身體也很直接的不斷扭動著表達出不滿的慾望,後面的穴口一張一合的試圖把在外頭逗留的手指給吞進去。

  任何一個男人都絕對不會接受被人說出自己「不行」,何況說出口的當事人還是自己的戀人──這種「恥辱」是不管哪個雄性都無法接受的,更別提是藍德斯這種常常在床上壓著舒博爾展現自己雄風的人。

  「是上面這張嘴說的話嗎?我就讓你看看我有沒有不行!用你下面這張嘴好好的感受一下!」

  抽出手指,動作流暢的扶助自己的分身一股氣的用力插入舒博爾那後面的穴口,感受到因為突如其來的刺入導致對方用力緊縮小洞的同時,藍德斯感覺到自己被溫暖又緊致的肉壁包裹住的分身快要承受不住的發洩出來……

  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狠狠的把對方壓在身下狠狠的死命操著的念頭,藍德斯讓舒博爾就著結合的姿勢趴在床舖上、屁股翹高。

  「別咬那麼緊,放鬆一點,等等才好讓你舒服。」用著不痛的力道朝著舒博爾的屁股打了下去,響亮的巴掌聲在室內響起,舒博爾頓時感覺羞恥的臉紅了起來。

  「唔!」

  看著身下的人兒把臉埋進枕頭裡,而肉穴不停的緊縮著,藍德斯受不了的開始律動了起來,而舒博爾也漸漸的沉溺在這一波又一波的撞擊中。


  「老婆,下次千萬不能懷疑為夫到底行不行啊!」語畢,還暗示性的用力頂了一下還在舒博爾體內的碩大。

  察覺到那個東西又在自己身體裡變大的舒博爾,因為一大早就被迫做激烈運動的身體已經隱隱在抗議疲倦,沒有力氣的當下,也只能動動嘴巴的干戈。

  「滾開,我沒力氣再陪你整天耗在床上……還有事情要處理。」

  倒在床舖上的舒博爾,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藍德斯神清氣爽的走下床鋪穿戴好衣服後還彷彿沒事的人一樣替自己做清潔的動作。

  反觀自己只能累得倒在床舖上連根手指都動不了……

  「真是太不公平了。」

  「又在那邊咕噥什麼,我先抱你下去準備吃飯,今天你們隊上的事情不用你負責處理。」

  藍德斯替舒博爾套上套頭的毛線衣後,彎下腰抱起了對方。

  「咦?為什麼?」

  乖乖被藍德斯用公主抱抱在懷裡的舒博爾習慣的待在對方懷裡沒有亂動,從一開始的抗拒掙扎到現在的懶的反抗,不得不說藍德斯等人對於舒博爾的心態拿捏得很好。

  等到對方已經習慣以後,就會像毒品一般的上癮、抗拒不掉……而若是沒有在其他人面前做出這些舉止,對方久了就會放棄抵抗默默接受……


  舒博爾是個純情害羞的人。

  不知道是誰曾經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的副官是吃白飯還是佔位置?」言意之下就是今天的公文全部丟給你們那個平常無所事事的副官去做。

  「人家好歹也有在做事啊,莫名其妙被你說的好像一文不值似的……」而且我怎麼覺得你好像在遷怒的樣子?

  不得不說舒博爾,你真相了。

  藍德斯絕對是因為平常看到你跟副官窩在一起討論案件,那個善妒的小心眼發作起來。

  「哼,就憑那個樣子……」

  「怎、怎麼了?幹嘛用那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看著頭低下來盯著自己還擺出一臉深思表情的藍德斯,舒博爾相信等等從那張嘴裡說出來的話一定又是什麼詭異的東西。

  「你就回來當我的副官好了,像克洛寇斯那時候一樣。」

  「等等你再說什麼啊,先別說我同不同意,羅貝蓮亞還有巫爾她們怎麼辦!」

  從藍德斯的懷抱中跳下來,差點因為雙腿無力而跌落在厚重的地毯上,舒博爾扶住沙發椅背後伸出食指不斷用指尖戳著眼前的男人的胸口。

  「難道你這是在吃醋嗎?」

  抓起舒博爾的手,輕柔的吻落在了指節分明的手指上。

  「藍德斯!」

  「哈哈,你可以慢慢考慮,不過我要先出門了。」趁對方一個不注意,在嘴唇上偷了個香,藍德斯發出爽朗笑聲的離開:「幸運女神的吻,看來今天的交易可以一網打盡那些毒販,大豐收了!今天晚點回來,明天我會休假。」

  「……你這傢伙!」


  沒有想太多的把自己拋到沙發上頭,就算是柔軟的沙發椅,但是舒博爾臀部接觸到的時候後穴那邊還是出現了刺痛感。


  「唔啊──」

  換了個姿勢,趴臥在沙發上頭,腦袋枕著擺放在一旁的動物抱枕,舒博爾開始打起盹來。

  全身又累又餓的感覺讓紅髮男子絲毫提不起勁來。

  就這樣直到感覺到有個人用著恰到好處的力道按摩著自己痠痛不已的肩膀以及背部,舒博爾才緩緩張開原本因為休憩而壁上的紅寶石雙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