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藍德斯x舒博爾、萊因哈特x舒博爾
  • 全文靈感來自於褲啾這噗
  • OOC有
  • 場景為執事

  求婚與騷擾



  晴朗的天氣,萬里無雲,天空上的太陽散發著溫暖的光芒,微風不時的吹響著門口掛著的鈴鐺、也一併帶走多餘的熱氣。

  舒博爾和藍德斯是今天負責開門的人,所以兩個人一大早就已經起床準備今天店裡面所需要的東西、以及打掃週遭環境。

  兩人有默契的由舒博爾點認咖啡豆、水果以及各個食材;而藍德斯則是把一定會用到的廚具放到預備位置後便轉身到外頭拉開窗簾並且打開窗戶通風。

  舒博爾確認完材料後,拿著掃除工具也來到了外面,先把掃把那些東西擱放在一旁後,從執事服的口袋拿出了一條紅色的髮圈,準備先把自己那一頭散髮綁起來,以免影響到自己的工作。

  再者,就算店裡面有開空調,但是一旦開店忙了起來之後,髮絲黏在自己的脖子附近也很不舒服……更何況做餐飲服務的店裡,若是不把頭髮綁起來,客人也不能放心的在這裡用餐吧。

  邊在腦海裡想著東西、一邊熟練的先咬住了髮圈後,用雙手把頭髮撥在腦後,迅速的把一些沒被弄好而漏掉的頭髮給圈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本來拿著店裡招牌要放到外面招攬客人的藍德斯經過了舒博爾幾步後,突然放下了招牌、停下了腳步,微微的轉過身體……

  「嫁給我吧,舒博爾。」
  逆著光芒看著朝著自己伸出左手的藍德斯,對方的身影變的如此的模糊。

  舒博爾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眼神呆滯、嘴巴不自覺的張了開來,導致原本被咬住的髮圈緩緩的掉落在地面上頭。

  「……!?」

  默默的彎下腰撿起髮圈,舒博爾這次隨便的把過長的紅髮扎在腦後形成了一個小馬尾。

  臉色擔憂的看著藍德斯。
  「藍德斯……你還好嗎?是不是昨天蘋果又帶著坦基到你的房間裡了?」要不然你怎麼像是頭腦被機器人輾過的說出這種話。

  後面的話舒博爾難得聰明的沒有說出口,因為本人覺得若是不小心說出來了,可能連艾洛特他們在都救不了自己,更何況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在這。

  「怎麼,以為我是腦袋壞掉了才突然這麼說嗎。」
  一手扠著腰的直視舒博爾。

  其實我就是這麼認為……

  「好不容易趁那群礙事的人都不在了,當然得要先把你給訂下來才是啊。」
  藍德斯咬牙切齒的想到了這幾天自己的班都跟舒博爾錯開,要不然就是艾洛特那一群惹人厭的傢伙老是擋在自己跟舒博爾的面前……

  「吶、舒博爾,你的回答是什麼。」
  逼近舒博爾、並把對方限制在桌子與自己中間的藍德斯,一手撐著桌子固定住不讓舒博爾逃避、另外一之手則是伸到對方的腦後把髮圈給抓掉,並且捉了一戳散落的髮絲放到自己的嘴邊。

  「我、我……」
  臉紅的不知道是該看著對方還是要撇開視線。

  「嗯?」
  依舊捉著那戳頭髮,藍德斯的嘴角露出了邪笑──那是種計謀快要成功的笑容。


  「哎呀,可愛的舒博爾你今天依舊如此的惹人憐愛呢。」
  從樓上緩緩走下一名身材完美的金髮男人,男人過長的頭髮隨意的綁起垂放在肩膀上,臉上雖然有道從鼻翼兩端延伸的刀疤,但卻增加了對方氣質上的狂野、反倒不會讓人覺得凶狠。

  「哦,原來藍德斯你也在啊。」
  挑了下眉,萊因哈特不在意似的朝著藍德斯打了聲招呼。

  「……」
  感覺到自己臉紅到快要缺氧的舒博爾,趁著藍德斯不注意的快速的離開對方的禁錮。

  自己從來沒有一次這麼的感謝過萊因哈特。

  「我、我、我先去弄招牌了你們慢慢聊。」
  快速的走向藍德斯剛剛放下的招牌,扛起來之後像是後面有什麼東西在追趕似地一溜煙的衝到外頭去。


  「看起來……我好像打擾到您的好事了呢。」
  朝著對方露出微笑、一臉歉意的樣子,但話中的語氣卻令人感覺是幸災樂禍。

  「你這傢伙!」
  藍德斯作勢要衝上去教訓對方一頓。

  「呵呵,早說過了,我們每個人各憑本事,所以藍德斯你也怨不了我喔。」
  朝著對方聳聳肩後,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服裝,萊因哈特便走到了剛踏進屋內的舒博爾旁邊,和對方聊起天來。

  「哼。」


  「……」
  擔心的看著甩手走進廚房裡的藍德斯,舒博爾開始想著是不是自己讓對方生氣了。

  「怎麼,擔心他嗎?」
  在舒博爾耳旁吹氣,萊因哈特輕輕的咬了一下。

  「萊萊萊萊萊萊因哈特!」
  身體狠狠的抖了一下、迅速的跳離對方身旁,「我我我我我去看廠商送的貨到了沒!」

  找了個藉口跑出了店裡,萊因哈特看著分明是落荒而逃的紅色人影--連自己的頭髮還沒綁起來都沒注意的向外跑了出去,開心的笑了出來。


  嘛、時間不急我們可以慢慢來的……舒博爾……

  撿起了二度被拋棄的髮圈,親親的輕吻了一下後,萊因哈特把東西收到了自己的口袋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