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戴米安X舒博爾、艾洛特X舒博爾
  • 我流設定有、OOC存在
  • 在劇情結界帷幕~艾伊森之間
  • 不合理情節有

  耽溺其中



  舒博爾呆坐在小山坡上,獨自一個人抬頭看著那片被結界陣覆蓋住的天空,露出說不出形容的表情。
  戴米安從自己的帳篷裡出來散步後,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
  
  悄悄地從背後靠近了舒博爾,戴米安試圖趁著對方不注意的時候,打量舒博爾一行人到底有著什麼樣的「企圖」。
  只是沒有想到,在還沒靠近對方之前,就已經被舒博爾察覺到自己的氣息,兩人互相盯著彼此。

  「呃,戴米安……先生?」舒博爾沒有想到靠近自己的人居然是和艾洛特看起來極為相似的戴米安,突然愣了一下。
  「戴米安。」
  「啊?」不明白戴米安的意思,舒博爾一臉尷尬。
  默默地看著舒博爾,戴米安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的意思是你直接叫我戴米安就可以了,加先生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
  「好,戴米安!」
  舒博爾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看著戴米安坐在自己的旁邊。
  看著彷彿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困擾這自己的那種笑容,戴米安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說不清楚的煩躁感。
  為什麼這個人總是可以這樣子毫無憂慮的笑著?
  「你──」
  「原來舒博爾你在這裡啊,蘋果他們找不到你現在正在發火呢。」
  「咦、咦?蘋果他們怎麼了嗎……沒有人通知我有事情啊?」
  舒博爾慌張地站了起來,一把抓起身旁立在地上的大刀匆匆忙忙的向兩人打了聲招呼後便快速跑開,畢竟小女孩的個性熟識她的人都很清楚下場是個甚麼樣子……

  「哈哈,舒博爾真是可愛呢!」
  看著舒博爾像是落荒而逃的背影,艾洛特語出驚人。
  「真想要把他給永遠綁在身邊,你說是不是,戴米安?」
  「艾黎爾、你!」
  戴米安沒有想到艾洛特居然對自己冒險團裡的夥伴抱持這種樣子的心態。
  「戴米安那麼緊張,是因為你也喜歡上了舒博爾嗎?」
  艾洛特那雙漆黑的雙眸緊盯著戴米安,後者原本想要大聲地反駁前者究竟在開什麼玩笑,但是戴米安從艾洛特的眼中看的出來,這並不是什麼玩笑,而是正經的問話。
  「難道你出去旅行一趟回來,腦袋就已經變得不知道裡頭裝了些什麼東西嗎!」
  瞪了一眼艾洛特之後,戴米安生氣的轉身離去。
  而看著戴米安的背影,艾洛特則是露出了難以形容的笑容。


  從那日和艾洛特的談話以後,戴米安發現自己總是會在不經意的時候默默地盯著舒博爾的背影──當然這幾次並沒有被對方發現。

  「唉唷!」
  戴米安在一旁的大樹背後看著舒博爾一行人,在看到舒博爾因為被蘋果惡作劇而叫坦基伸出的腳給絆倒,翻滾了兩、三圈後,不由得緊緊皺了眉頭。
  「真是的,是沒有腦袋多注意四周嘛!虧你還是什麼克洛寇斯的騎士……」連這樣子的惡作劇都會受傷,之前的旅行到底是怎麼經歷過來的啊!


  「唔啊!」
  沒有想到,同一天還沒過去一半,舒博爾又因為要幫忙西諾尋找自己的派勒提爾而受到大大小小的傷害──雖然中間也有因為粗心大意的疏忽而受傷──現在就是這個樣子的情形。
  沒有注意到腳下的坑洞,一腳踩空的舒博爾用著很豪邁的方式跌了進去。
  走在身後從頭看到尾的蘋果和露可等人,完全不掩飾地大笑了出來。
  「你們……」
  跌進坑洞裡的舒博爾一聽到上面傳來肆無忌憚的狂笑聲,頓時產生了一種不想爬上去面對現實的想法。
  
  「那群人,真的是你的同伴嗎?」
  戴米安趁著蘋果等人還在狂笑的時候,悄悄地出現在舒博爾的身旁。
  突如其來的聲音從背後傳出,舒博爾被嚇到的跳了起來。
  「原、原來是戴米安你啊……」
  舒博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彷彿這樣做就可以把剛剛受到的驚嚇給拍掉。
  也因為鬆了口氣,舒博爾感覺到自己的左腳腳踝正隱隱作痛著,但還是打起精神裝成沒事的樣子。
  「……」
  「呃,你怎麼突然來這裡呢?」
  被對方的視線緊盯著,舒博爾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沒什麼,只是湊巧路過罷了。」
  「這樣啊,那、那、那我們就不妨礙你了,你先走吧。」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莫名其妙會路過這個坑洞裡,但請還是快點離開吧!拜託不要用那種很凶狠的眼神盯著我啊。

  一陣沉默。
  舒博爾疑惑地眨著眼睛。
  「有什麼不對的嗎?」
  「你覺得一個傷患能夠自己走出這個地方嗎?」
  戴米安覺得心中有股憤怒的感覺不知道如何宣洩。尤其是在看到舒博爾笨蛋似的因為自己跌倒摔進大坑洞,弄傷自己以後,戴米安認為,自己勢必有需要「教訓教訓」一下眼前這位傻大叔。

  本來以為自己裝得很好的舒博爾,沒有想到戴米安居然能看出來自己剛剛不小心拐到腳,所以才沒有馬上離開這個洞裡。
  「喂!博爾先生你還要在下面待多久啊?如果上不來說一下,坦基馬上就下去救你囉!」

  「我馬上就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讓舒博爾發出有如少女般驚慌失措的尖叫聲的人,此時正公主抱著對方,輕輕一躍的跳離了坑洞之中、出現在其他人的面前。

  「你不是那個跟在黑色哥哥旁邊,長的很像黑色哥哥的哥哥嗎?」
  蘋果眨著那雙大眼好奇地盯著戴米安,疑惑著為什麼對方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還用這種「特別」的抱法抱著舒博爾。
  「舒博爾不舒服,我先帶他回去了。」

  一群人看著戴米安抱著舒博爾一閃身就已經不見蹤影,互相呆愣地望著彼此。
  「那個人是戴米安嗎?」
  「先不管那個了,我們現在要繼續還是回村子?」
  「繼續吧,畢竟都答應西諾要幫他的忙了。」
  「走吧。」
  『舒博爾你自行保重。』

  「戴米安!放、放我下來,這樣很奇怪……」
  舒博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整個村莊裡的人都在看這自己。
  「放你下來你就能走嗎?安靜點。」
  語氣略帶凶狠的說完之後,戴米安仍我行我素地抱著舒博爾往自己的帳篷走去,只是腳下的步伐又加快了許多。

  舒博爾發現自己被放下來的時候,已經是進到戴米安的帳棚內。不,或著更貼切地說,是已經被放到了柔軟的床舖上。
  「坐在這裡等我不要動,我去拿繃帶跟藥膏。」
  留下這一句話的戴米安轉身離開了帳篷。
  而舒博爾也因為受傷的腳只好乖乖的坐在原本的位置上。

  「腳伸出來。」
  拿著藥回來的戴米安看到舒博爾聽著自己的話老實的待在位置上,不自覺放柔了表情。
  拉了張椅子過來坐在上頭,戴米安拍了拍自己的雙腿示意舒博爾把腳放到上頭。
  而被戴米安的樣子愣住的舒博爾,聽話脫去了自己腳上的鞋子、伸出了右腳放了上去。
  盯著自己腿上的右腳,戴米安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甚至做出了撫額的動作。
  「你是笨蛋嗎──」
  

  最後,一臉尷尬又不好意思的舒博爾,默默看著戴米安為自己細心的上藥和包紮好,想要抽回來卻又因為戴米安的手輕放在上頭而不敢有所動作。
  「謝謝你的包紮,那個、手……」可以拿下去嗎?這樣的姿勢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
  「難道包紮完了之後就想要把人踢開嗎?」
  撇了個視線過去,舒博爾便把不停扭捏的動作停下,聽話的把腳繼續放著。
  
  「戴米安,那個……你──你怎麼了嗎?」
  舒博爾望著沉默一陣子後突然坐到自己旁邊的黑髮男子,雖說兩人本來就不大熟識,但對方最近的舉動卻連其他熟悉的術法師跟派勒提爾都不太能理解。

  大家都在傳說戴米安是因為見到之前一聲不吭就離開馬拿路斯山的艾黎爾,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不過我個人認為戴米安是是因為舒博爾你的關係喔!

  那名金髮、充滿活力的少女派勒提爾,笑容燦爛的對著自己這樣說。
  不過一直到現在,還是不大明白阿潔莉娜所說的意思。

  「舒博爾!」
  戴米安看著在自己面前嚴重走神的舒博爾,臉色沉了下來。
  決定要在這個時候把事情說清楚。
  「我喜歡你。」

  「嗯?噢,我也喜──什麼?」
  反映過來的舒博爾用力站了起來表示自己的震驚,結果忘記自己腳傷的下場就是整個人往旁邊的床鋪跌了過去。
  戴米安順著姿勢壓上去,逼迫著舒博爾正視自己。
  「你也喜歡我?」
  「不是、呃,是、是朋友的那種喜歡……」
  焦急地想要解釋清楚卻越說越混亂,舒博爾真心的希望是誰都好,就算現在這樣尷尬的姿勢被看見了也無所謂,有個人能解救自己離開現在這樣子的場面。


  或許是舒博爾的祈禱被聽見了,戴米安的帳篷被掀開了一角,一抹人影走了進來。
  「哎呀,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呢?」

  「艾、艾洛特?」
  「嘖,艾黎爾你來這做什麼!」
  床鋪上的兩人,一個是驚訝、另一個是不悅的看著來人。
  只見艾洛特笑容滿面,但不知道為什麼會讓人覺得此刻對方的心情並不是很好。
  「我家的人在這裡叨擾你了,當然是來這裡把他帶回去的啊。」
  「他又怎麼算是你家的!恐怕人家都還沒答應吧。」
  「你的意思是想說他是你家的人囉?」
  「不行嗎?我可不比某個動作慢吞吞的術法師大人呢!」
  「……」

  默默從床上坐起來的舒博爾,看著不知不覺已經吵在一塊的兩人,一邊感嘆另外一邊則無奈嘆了口氣。
  「兩個明明是兄弟、感情又那麼的好,為什麼要爭來爭去的呢……」

  還不知道戴米安身分的舒博爾,因為兩人相似的長相而誤會了某些事實。
  但聽到了這句話的兩個人,彼此交換了對方都懂的眼神後,有志一同的朝著舒博爾逼近。

  「舒博爾。」
  「真是謝謝你了。」

  「呃,不用客氣?」不過我怎麼好像覺得我剛剛做錯了一件會讓我悔恨終身的事情?
  舒博爾眨著眼睛望著兩人,不斷思考著要如何閃避這兩人。

  「那麼,果然應該還是要做個記號,讓大家知道舒博爾是我們的人了吧!」
  「這樣也好。」

  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些什麼啊啊啊!不、不要過來!在過來我要叫了──


  ★

  就我而言,如果說舒博爾的髮色有如玫瑰般艷麗、眼眸像是血液般鮮紅,展現的爽朗笑容如同是陽光般耀眼可以洗滌不開心的心情的話,舒博爾的溫柔與個性應該可以說是鴉片一般的讓人漸漸上癮其中,而沉溺卻戒不掉。
  所以就算是戴米安這種對於不是自己認同的沒有好臉色看的傢伙,也會不知不覺地受到吸引吧!不要問我為什麼那麼快就被吸引住,因為我是舒右至上的咩ADA(被打


  在這裡是設定成大舒等人剛抵達結界那裏,之後戴米安的劇情還沒開始發生。所以中間的時間仍是在調查觀望中(?
  畢竟這樣也才有機會發展進度好攻略對方!
  戴米安其實也是個很讓人揪心的角色啊--為了不捏到其他人,所以我就不在這多說了QWQ

  另外第二部分的劇情出來之後,噗浪的河道跟遊戲中多少都被捏到了一些,身為舒右至上的一份子,總是希望大舒能夠幸福……那怕是在自己的妄想中(大哭(X
  所以為了讓大舒幸福兼性福,舒右至上會繼續努力更文的・゚(ノ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