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啾啾BZ點文
  • CP:死神同人、黑崎一護X自創
  • 短篇、HE


  少年躺臥在學校頂樓的水泥地板上,隨性的仰望著蔚藍的天空,晴朗的天氣、舒服的微風,一切平靜的樣子讓前幾天才剛戰時結束的戰鬥如同做夢一般──不切實際。
  「死神什麼……虛啊、斬魄刀啊、屍魂界啊……真像是個夢……」不過這樣也遇不到露琪亞他們了吧?
  抓了抓自己一頭橘色頭髮的腦袋,難得翹了一次課的黑崎一護決定不要再多想些什麼的讓自己傷透腦筋。

  反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怎麼胡思亂想也不能從頭當作沒發生過。
  黑崎一護如此樂觀的想著。

  繼續閉上雙眼想受這幽閒時刻的黑崎一護,沒有發現一抹人影從上頭遮住了陽光。
  「草莓少年,這麼快就消極怠惰可不是件好事情喔。」

  黑崎一護快速張開雙眼,等到看清楚來人之後,一臉不敢置信的伸著手指指著對方。
  「不是草莓,是一護──不對,你出現在這裡有什麼企圖!」
  對於眼前的人的印象,讓黑崎一護緊繃著身體。
  由於之前闖入屍魂界救露琪亞的時候碰上過對方幾次,不過就已經「和解」的現在來說,其實並不需要太過防備來者。
  但是連四楓院夜一還有浦源喜助都不敢得罪的對象──黑崎一護難得的收斂了自己的氣燄。雖然說,那副樣子總有點那種懷春少年般。

  「啊?沒什麼企圖啊,來現世觀光觀光罷了。」
  「你這四楓院家的大小姐沒事來這裡做什麼觀光啊!」
  四楓院夜零瞇起了跟四楓院夜一神似的金黃眼眸,上下來回的打量著眼前的草莓。

  「好吧,那我們來約會囉。」
  「喂、喂──」就算我現在在翹課,也不帶這樣把人綁架走的吧──
  黑髮少女朝著橘髮少年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示意反對無效。


  ★


  「你說的『約會』──就是指這個嗎?」
  四楓院夜零看著對面臉上彷彿掛滿著黑線的黑崎一護,挑了下眉毛,用著壞心的語氣調戲著對方:「怎麼,你跟我兩個人在這裡獨處難道就不是約會嘛?」
  「如果你願意把這種情況稱為訓練我倒是能接受。」
  「呵呵、你敢說剛剛那幾個小時的基本體能訓練做久了對你沒幫助?要知道我在真央可是大家搶著要我教導他們呢──還是說,你想要這樣的特、別、服、務呢?」
  黑崎一護來不及反應,對方便已經迅速地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而且還有更加靠近的跡象。
  「你、你、你、你這麼靠近做什麼!不要靠過來喔!」
  明明知道對方只是想要對自己惡作劇,但或許因為錯覺而感受到對方那若有似無的氣息打在自己的皮膚上頭,純情的少年馬上變得慌亂不已。
  由於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現實,於是只好緊閉著雙眼,但是臉頰顯露的緋紅已經洩漏出主人的緊張。
  而眼前一片漆黑之後,像是因為視覺被暫時剝奪走的緣故,其他感覺的敏銳度稍稍上升了些許。

  靠、靠過來了!


  『顯露吧,剎虹。』


  黑崎一護彷彿聽到了玻璃碎裂般的聲音,緩緩張開了雙眼。
  只見四楓院夜零正好把斬魄刀給收進刀鞘裡。
  「我什麼時候中招的?」
  四楓院夜零看著眼前快要氣炸的少年,像是惡作劇得逞的笑了笑:「嘛、不早不早,頂多就是剛踏進浦原這訓練場那一刻而已。」
  「妳、這、傢、伙!玩弄少年的感情那麼有趣嗎!虧我那麼喜歡妳!混蛋!」
  「啊啦?」
  看著準備拔刀往自己這邊衝砍過來的黑崎一護,這個外表看似少女但歷經歲月卻是幾百年起跳的四楓院夜零,對於剛剛所聽到的、某位少年不小心的真情告白。
  「呃、那個……這個──是要交往的意思嗎?」
  相同地不敢置信眼前的人臉紅著的回答,黑崎一護這才反應過來剛剛說漏了什麼東西。
  一陣沉默瀰漫在兩人之間。
  黑崎一護想到自己身為男人,應該由他來打破這陣尷尬才是。
  「我們交往吧。」

  如果說露琪亞人在旁邊的話,或許會錯愕自己崇拜的四楓院夜零,在感情方面居然比不上自家大哥……
  不過可惜的是如果永遠都是事情過了之後的惋惜。


  「……?」是夢?
  一回過神來,發現依舊是學校那陳舊的天台以及不變的姿勢躺在那裡,只有略為西下的太陽顯示出時間的流逝。
  彈跳起來拍了拍制服上面的灰塵,扒了扒自己那頭耀眼的橘子色頭髮,黑崎一護雖然覺得鬆了一大口氣,但其實更多的卻是那充斥著整顆心的惆悵感。
  「要是那個夢是真的的話──」後面沒有說出口的話,但是可以很明確的聽出來裏頭說暗藏的情感。

  嘛、等事情過去再說吧……破面的事情、藍染的事情都還沒解決呢。


  「那個笨蛋──幹嘛沒事突然說出這麼令人臉紅的話啊!」
  躲在一旁偷偷收斂自己靈壓的四楓院夜零,不只一次慶幸讓黑崎一護看見兩次幻境,不然這麼令人害羞的畫面,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樣面對……
  「既然他認為這是夢的話就當作是夢吧……哼哼哼哼!」
  一開始的臉紅退去以後,靈魂裡惡作劇的因子又跑了出來。
  對於把自己間接告白的事情當做一場夢,可遇見的了少年之後將會有比艱辛的追求之路可走。
  不過那也是之後的事情了。


  「啊、啊~剛剛的情況,真的就像是夢啊……」
  連來到這個世界也像是不切實際一般,還遇到了自己蠻欣賞的主角。

  那麼,不知道印象模糊的劇情會不會被自己這隻年邁的蝴蝶給刪改了呢?
  草莓少年,我可是很看好你這隻潛力股唷!主角外掛開下去吧!

  「哈、哈啾!」
  揉了揉鼻子,黑崎一護懷疑是不是有人在背後說著自己的壞話,但轉念一想,想到自己一整個下午都躺在天台上面的話,或許真的是感冒了也說不定──


 ★
  啾啾點的文,死神、草莓跟自創女主。

  已經很久沒有動工過自創女角的同人文了,一開始前面設定了很多東西,後來發現這樣下去可能會衍伸成一長篇,於是稍微修改了一下,不過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會讓人看的有點摸不著頭緒……不過我盡力了嗚嗚・゚(ノд`゚)

  死神其實當初只看到藍染叛逃那邊,對於草莓的個性其實抓不太到……其實不管草莓、我連女角的個性也沒抓好,就是稍微參考一下夜一的個性(艸

  放上一下當初想的一些設定XD

  四楓院夜零是個為穿越女、看過死神,因為某些原因穿越過來並且到四楓院家(算是女主外掛),知道劇情不過因為度過了好幾百年所以已經淡忘的差不多,只有部分比較印象深刻的大概內容記得。
  可以如果說藍染的斬魄刀是讓人看到幻境,如同鏡花水月看的到摸不著、虛幻一般的話,剎虹的能力則是在真實的處境中至少出似真似假的畫面或攻擊,但是不管如何所受的傷害是真的。就如彩虹一般看著見摸不著、摸不著卻又存在著。
  不過前面也說了,因為女主有看過劇情,所以其實有藏私一下,讓自己沒有夜一那麼的受注目,平常在真央當講師,在夜一叛逃後有段時間擔任二番隊隊長撐著四楓院家的名聲就是(?

  現在想想……短篇真不好打,尤其是我又會不斷爆字數・゚(ノд`゚)
  但是這樣設定人設還蠻有趣的、如果有空會想嘗試寫長一點(x

  請啾啾簽收囉(*´∇`*)
  有需要我改的地方就說吧!!我會努力改更好的(Ò∀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