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CP:赤司X黑子(all黑前提
  • 帝光時期
  • 毛毛貓生日賀文


  黑子哲也默默的坐在位置上喝著自己喜歡的香草奶昔。

  雖然所在的位置是自己天天都會來報到的速食店,身邊不遠處也坐著其他同樣屬於奇蹟世代的五個人,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從對面傳來的視線,令自己如坐針氈。


  「……赤司君,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放下了手中還剩一半的香草奶昔,黑子哲也無奈的問著打從一開始坐在自己對面後,就只是一昧的撐著頭、一手把玩著紅色握柄剪刀,但是卻一直盯著自己看的赤司征十郎。


  是因為之前訓練的時候出了問題?還是──?

   決定開口詢問的原因,除了一方面怎麼想也想不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使得赤司征十郎難得的不去制止一旁正在吵鬧的黃賴涼太還有青峰大輝、也不去管把零食 吃的到處都是的紫原敦;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被那雙異色眼睛默默盯著長達半個多小時的感覺不大好受,連平常覺得美味的香草奶昔都突然覺得淡而無味、甚至原本 可以迅速喝完,結果到現在仍然剩下大半杯……

  所以黑子哲也決定,先把造成赤司君緊盯著自己不放的原因問清楚後,再慢慢的享用自己喜歡的奶昔。


  「嗯?哲也怎麼突然這麼說?」
  難得不是因為在策劃什麼而露出笑容的赤司征十郎,放下了手中的剪刀,用手撐著頭瞇起眼睛的笑看著黑子哲也。

  「只是因為赤司君一直盯著我看才這麼問,是臉上有什麼嗎?」
  看到了赤司征十郎的反應後,黑子哲也在心裡把是因為籃球隊上的事情的選項給刪除掉。然後又默默的伸出手來摸著臉頰,試圖找到在臉上的東西。

  「沒有喔,哲也的臉很乾淨、沒有什麼髒東西呢。」

  「是嘛……」
  試圖讓自己忽略到在赤司征十郎說到髒東西的時候,其他四人猛然一抖的身影,黑子哲也因為想不出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隊長大人一直盯著自己而苦惱。

  眉頭也不自覺的稍微皺了起來。

  「不行唷,哲也不能皺著眉頭呢。」
  笑著伸出手指把對方的眉頭撫平,赤司征十郎張開了一點自從黑子哲也發問後瞇著的雙眼,「如果不聽我的話,就算是哲也──」


  「不行不行不行!小赤司千萬不能攻擊小黑子──」
  突然衝過來一把抱住黑子哲也的黃賴涼太,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蹭著懷中的人。

  「黃賴君……」你勒的我有點難過……

  「笨蛋黃賴快點住手,沒看到哲都快被你給勒死了嘛!」
  跟在黃賴涼太後面的青峰大輝,看到自家搭檔被某隻大型犬襲擊後,連原本想要跟赤司征十郎說的話都拋在腦後,開始試圖分離自家被緊緊抱住的搭檔。

  雖然是一番好意,不過黑子哲也從這時候開始被兩人互相扯來扯去後,已經有種頭昏眼花的感覺。

  「大輝、涼太。」


  聽到隊長聲音的兩人,有如訓練有素的軍人一般快速的往旁邊站直。

  「那麼,真太郎跟敦有話要說嗎?」
  把頭轉向另外一邊似乎想說些什麼而動作怪異的另外兩人,只見綠間真太郎還有紫原敦被視線掃到後,頭開始左右不停的搖晃著。

  其程度讓在一旁看的黑子哲也不禁擔心兩人是不是會把頭給搖斷了。

  「沒有就好。」
  赤司征十郎笑咪咪的又把視線放回到了黑子哲也的身上。


  那種「熱切」的程度讓黑子哲也感覺到某種程度上的坐立不安。


  「赤司君?」
  「嗯?哲也怎麼了嗎?」
  「那個……視線太……」
  「啊啦,哲也害羞了嗎。真是可愛啊。」停頓,「我啊,很喜歡哲也喝著香草奶昔的樣子唷。」

  朝著臉紅的黑子哲也伸出手,無視於另外四個已經石化成雕像的隊友們,赤司征十郎用手指抹了下對方的唇後再把手伸了回來。

  接著,


  「有點甜啊……」

  輕舔了一下手指後,對於比預計還要甜上一點的飲料,赤司征十郎微微皺了下眉頭。


  「啊啊--小黑子的間接接吻……嗚嗚嗚小赤司好過分啊……」
  「該死!哲的……哲的間接接吻!」
  「今、今天巨蟹座的幸運指數是最低的。」
  「小赤我也想要……」

  沒有開口理會在一旁哀嚎的四個人,只是拿起之前放在桌上的剪刀不斷的把玩著,下一秒還在哀嚎的、碎念的通通安靜了下來不發一語。

  而當事人則是拿起桌上剩下半杯的飲料,默默的低下頭喝著,試圖掩飾自己發紅的臉。

  赤司征十郎也沒有多說甚麼拆了對方的台,繼續用手撐著頭盯著對方、另外一隻手不時的把玩著剪刀。




 ★ ★ ★ ★




  「吶、吶,小青峰……你不覺得小赤司今天怪怪的嗎?像是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還不都是你這傢伙沒事在休息室討論什麼吃相問題!」

  青峰大輝此時此刻恨不得一拳揮往旁邊那個黃色人影身上。

  「咦!為什麼這也要怪我。只是小黑子真的好可愛喔……連喝香草奶昔都這麼可愛!」

  「……」青峰大輝。
  「……」綠間真太郎。
  「……」紫原敦。


  『要不要把這個人拖出去打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