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CP:薰嗣

。[tag]平行世界、劇透、那年過後的HE(?)




  紅。

  鮮紅、赤紅、艷紅、腥紅。

  眼前滿是如智慧之果一般的紅色。


  碇真嗣雙眼無神的看著面前那一片鮮紅,明明聞不到味道但卻覺得鼻尖滿是血腥味。
  張開的嘴巴如同定格般的闔不起來。

  明明前一刻那人還在和自己說著話。
  但是卻在下一秒成為了一動也不動,毫無知覺的--

  「渚、渚薰……?」
  可惜的是那個溫柔回覆的聲音已經不會再出現了。


  會這樣都是我的錯嗎?這一切都是我的原因所造成的吧。

  如果不那麼懦弱,渚薰就不會把項圈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如果不那麼果斷地想要拿到那兩把槍,他也就不會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拳又一拳的不斷落在被血液所噴灑的地方,滿是淚水與鼻水的碇真嗣從來沒有感到那麼後悔過。

  那怕是沒有救出凌波零、甚至引發了第三次衝擊的時候也沒有。


  不知道白費力氣的搥了多久,碇真嗣停下了動作。
  攤開了那一片潔白的手掌心,突然有種不對勁的感覺從心底竄然而出。

  「我……好像曾經……」用這雙手結束過薰的生命……
  白皙的雙手,帶著薄繭的手指,在這一瞬間彷彿染上了腥甜的血紅,黏膩的感覺不斷地從中傳出。

  想逃避、不想接觸、想躲避、不想知道……
  碇真嗣在駕駛座上縮成了一團,如同在母親懷中的姿勢,緊緊的抱著腦袋。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要哇啊啊啊啊啊--」
  


  「……嗣、真嗣?真嗣!醒醒、真嗣!」

  臉頰傳來了被輕輕拍打過的刺痛,緩緩張開閉著的雙眼,碇真嗣迷茫的看著眼前的人。
  「薰?」
  「做惡夢了嗎?聽到你的聲音趕來,看到你臉色不大好看所以把你叫醒……沒事吧?還是很差喔。」
  銀髮紅眸的少年俊美的臉上滿是擔憂,想要更仔細地確認對方身體狀況,於是伸出手掌貼上了黑髮黑眸少年的臉龐。
  「真嗣,要不要我倒杯溫水還是溫牛奶給你?」
  「薰……?」
  碇真嗣感覺到自己臉頰上頭的手掌,雖然溫度有些冰涼但卻是真實的。
  怕對方突然消失一樣,看到渚薰準備轉身離開房間的碇真嗣用力地朝著前者一撲。
  「真的是薰--我、我夢到了你在我面前……好多的血……EVA、還有使徒……美里小姐跟明日香還有凌波他們──」
  「慢慢說吧,我會在這裡陪你的。」
  渚薰反手用輕撫的方式拍著碇真嗣的後背,試圖讓對方放鬆心情冷靜下來。

  等到真嗣沉靜下來開始對著渚薰說起夢中所夢到的情節時,渚薰仍舊沒有放下規律似的拍著背的手。
  當然也沒有改變抱著對方在懷中的動作。


  「所以說,是我害了薰的,對吧?」
  待在渚薰懷裡的碇真嗣,怯怯地抬起頭看著對方,絲毫沒有察覺兩人的動作是如此的親密。

  「不是喔。」
  低下頭,抵著對方的額頭:「那只是夢而已。再說,如果那是我的話,能死在真嗣的手上,雖然這樣說很自私,但那一定是我一生中的幸福。」
  「哪有人這麼說的?那可是生命啊!死了什麼都沒了!」
  「真嗣,如果我不管因為什麼原因或是什麼事情而死了,你都會繼續繫著我的,對吧。」
  「那是當然的啊!薰你倒底在說些什麼奇怪的話--」
  「那就對了。」
  伸出手指抵住對方所要說的後面的話,渚薰摸了摸對方的腦袋,看著眼前的人露出如同小狗般害羞的表情,不自覺的輕聲笑了出來。
  「我死了之後,還有真嗣會用心深深地記得我,這就是我所擁有、也是我的幸福。」
  「薰……」
  「所以只要是真嗣所希望的,如果能讓真嗣獲得幸福,不管是什麼我都會去做喔。」

  眼前的人那雙紅色眼眸認真的透出彷彿可以讓注視的人瞬間燃燒的深情。
  碇真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表示自己的意思──一方面會怕自己無法克制的害羞起來,另外一方面也確實不知道該怎麼用知道的字彙來表達此時此刻存在於內心中的激動──於是一股勁的把自己埋在對方的懷抱中,露出的耳朵則是紅透的出賣了主人。

  「我會在這邊,一直、一直陪在真嗣的身旁──」

  所以,不用為了那些事情而難過。
  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這次的這次,一定會讓你幸福的,真嗣。


 ★
  總覺得我好像不斷的亂爆SEED……
  前天回鍋EVA,主要是看完巨人之後看到旁邊EVA的新劇場版Q後開始深陷
  然後莫名的就把序跟破也補完wwwww

  不忍說中間還蠻多爆笑的部分—尤其是渚薰出現的時候--
  因為已經在噗浪裡發過瘋了,所以就不再多說什麼

  對於渚薰還有真嗣這兩個人其實很心疼噢噢噢噢(好像我什麼都在心疼(噴
  只要渚薰還是使徒的一天,真嗣還是駕駛EVA的第三適任者,兩個人終究還是會面對最後只能獨活一人的場景吧?

  這個時候就覺得庵野你太壞了QDQQQQQ
  為什麼要給予希望的相識相交後來個相愛相殺(好像錯棚了
  我沒有看過墮天學園錄和育成計劃那些,不過貌似兩人之間也沒有辦法安然相處的樣子?

  所以這邊的兩個人可以算是處於平行世界中,可能有EVA、可能有使徒,但不是這篇文的重點。
  這邊的兩個人算是兩小無猜的竹馬竹馬,後來因為某些原因兩人同居。
  渚薰的告白計劃已成功(?),所以兩個人算是順其自然的從朋友>>>交往中。
  碇唯跟碇源堂等人的設定有點借鑑育成計劃,不過也因為沒有需要所以不特別強調(?)

  一開始真嗣做的夢其實就是Q的內容,而接著雙手那邊則是漫畫動畫後面在最終教義區初號機喀嚓渚薰>>>只是真嗣以為是夢,但其實都是發生過的事情
  而雖然真嗣沒有這些的記憶,但其實渚薰是有的,所以才會有後面那句這次的這次<<也是為了跟新劇場版中的對話做呼應Orz

  因為只是想讓這兩個人有個幸福快樂的日子(?),所以內心私心設定真嗣現在覺得的幸福就是跟往常一樣的日子,和大家彼此說說笑笑和樂的過生活,還有**渚薰的存在**所以為了實現真嗣的幸福,渚薰理所當然的會讓自己活下去(?)
  (>>>所以其實這個世界有幾種可能,1沒有使徒那些的存在、2渚薰不是使徒、3渚薰有方法避免掉….(以下略(?

  大概就是以上?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