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藍德斯x舒博爾
  • 此篇為同人的同人
  • 由單單此篇衍生出來的後續的後續

  婚戒偽後續



  緩緩睜開了雙眼,映入舒博爾眼裡的先是一大片米黃色的天花板,而後聞到的則是熟悉的味道。
  那味道是瀰漫在空氣中,清香的沐浴乳味道--他和藍德斯共同使用的牌子。
  雖然是藍德斯強迫的,不過鑒於味道不錯舒博爾也就隨藍德斯去了。

  「我……」在藍德斯的房間裡?
  從床上坐起來後,看到房間的擺設,舒博爾可以很肯定自己在的地方絕對是藍德斯在外面額外的訂租的房子。

  摀著臉試圖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然後--

  「老婆,你終於起來了嗎?再不起來為夫我可擔心死了呢。」
  藍德斯倚靠在房間的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床上的舒博爾。

  「誰是你老婆!」
  想都不用想的直接反駁了對方,舒博爾也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該死的戒指、該死的求婚……

  「你不是因為收下我的戒指、接受了我的求婚所以高興的暈倒了嘛。」

  「我才沒有收下!」更何況我那是氣昏的不是因為高興!你為什麼可以這麼肯定的說出這句話來!

  「有啊,你都已經戴了上去呢。」
  不知不覺來到床邊的藍德斯,執起舒博爾的左手,無名指上頭的紅寶石戒指正閃閃的發亮。

  「!」
  一方面訝異對方突然坐到了床鋪上,另外一方面則是訝異戒指出現在手上,舒博爾當下的直覺反應是往後退、並且伸出手想要把戒指拔掉。

  不過藍德斯在舒博爾退後的同時又往裡頭坐了一點、另外一隻手也快速的擋住了對方想要拔掉戒指的手,並且壓制在床上。
  「不行喔,這個戒指怎麼可以拔掉呢。」

  舒博爾覺得在自己面前的藍德斯眼中,彷彿閃爍著抓到獵物時的光芒。

  「雖然婚禮的日期還沒確定好,不過我們現在就來洞房花燭夜吧。」
  邊說著話,藍德斯邊把舒博爾壓回床鋪上頭。


  「等、等一下!」
  死命掙扎的舒博爾,第一次有了無論如何一定要反抗藍德斯到底的決心。

  「我可不認為現在還能等。」
  壓住了舒博爾不斷掙扎的雙腳,並且把左腳膝蓋擋在對方的兩腿中間,同時抓住了舒博爾的雙手固定在頭上。

  「呃,藍德斯……你不覺得你現在應該要冷靜一下嗎?」
  感覺到下半身有股熱源貼著自己,舒博爾臉紅的扭了下身體試圖擺脫掉目前的窘境。

  「我一直都很冷靜,而且……」
  俯下身,靠在舒博爾的耳朵旁,「你現在是想要我直接吃了你嗎。」
  語畢,用牙齒輕咬了下對方耳朵。

  「咿--!」
  反應過度的舒博爾往後縮了起來,不過由於身體被壓制住,所以導致彼此的距離又更近了不少,而下半身被東西頂到的感覺也越來越明顯。

  「藍、藍、藍、藍、藍、藍德斯!」

  看著對方臉紅著急的模樣,藍德斯再度俯下身體,給了對方一記深吻。

  先輕輕的用舌尖描繪了唇型,然後一點一點的探入對方的嘴裡,受到驚嚇來不及反應的舒博爾給了藍德斯深入的機會,輕舔完牙齦後,藍德斯不放過任何部位的在口腔內一一摸索著。接著與舒博爾的舌頭糾纏著。

  「唔、藍、藍……唔……」
  舒博爾感覺到舌頭不停的被藍德斯所捲著,嘴巴無法合攏著,唾液不時著延著嘴角滑落,胸中的空氣隨著時間漸漸的缺少。

  「笨蛋,這時候要用嘴巴呼吸啊。」
  舒博爾感覺過了一個小時般的時間,藍德斯總算是停止了這個吻。

  不過就在喘息的時候,藍德斯把手支撐在舒博爾的兩側,下半身緊貼著對方。
  銳利的眼神盯著舒博爾,用著帶有磁性的聲音朝著對方說:「舒博爾,幫我。」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