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這是所謂的TF(變形金剛)同人,CP為Barricade X Bumblebee,也就是所謂的判官X大黃蜂
  • 內容已經不知道在講什麼,驚魂的絕對不是判官跟大黃蜂,請確定自己的心臟有夠力、眼睛有夠亮在進入


  「判官你看你看!是雲霄飛車耶!」
  大黃蜂依舊身穿著黃色的帶帽背心、白色T-shirt、深棕色的七分褲以及會隨著太陽反射耀眼光芒的亮黃色球鞋。

  比判官早一步跑到遊樂園的大門口,緊緊盯著園區裡那不斷傳出尖叫聲的雲霄飛車,眼睛流露出期待的神情。

  反觀判官身上不再穿著那同樣的員警裝,但依舊是白襯衫,頂多套了件上面印了懲罰和奴役人民字樣的黑色外套。


  這兩人就是之前曾鬧出車禍的判官跟大黃蜂兩「人」,如今距離當初也已經隔了三個多月,傷好了判官也就照著約定帶著大黃蜂來到這家據說受歡迎程度在前三名的遊樂園約會。

  照理來說,就算變成了人類的模樣,但本質是變形金鋼(或是說金屬)的他們,像那種經過計算的小擦傷就算不特地去治療也不會拖了一、兩個月,甚至到了第三個月才好……

  傷口遲遲沒有好的原因全都是因為他們時常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一溜煙的跑到偏遠的郊區互相急速競賽,由於某些因素,於是,飆車的下場就是──這兩個人差點被飛輪給捆在醫療臺上下不來。


  判官透過臉上的墨鏡看著充滿笑容的大黃蜂,覺得這幾個月之中兩人一塊飆車的最後下場都是因為大黃蜂想作弊結果兩台車互相撞上不得不幾度拜訪彼此的醫療官,突然也不是件什麼壞事。

  但是判官敢保證,若是這個念頭又被那個老是想要篡位、到處亂吼亂叫亂搗蛋的天王星知道,那個像是長不大的小孩的人,一定會第一個衝過來叫著要幫他檢查治療、實質上卻是拆解他……

  默默的為自己的團隊嘆了口氣,判官跟隨著大黃蜂的腳步往遊樂園大門移動。




  「吶,你說我們要從哪個先玩比較好啊?」

  眨著天藍色雙眼的大黃蜂,往左邊看著自由落體、往右邊看著海盜船,再往裡面走還有各式各樣刺激的、溫和的遊樂器材。


  「我無所謂。」
  言下之意就是你想去玩什麼就去玩吧。

  判官看著拉著自己手決定先玩海盜船的大黃蜂,想著──

  這裡面的遊戲九成……不,是十成十的會玩個幾十次都還不過癮吧。
  畢竟碳基的娛樂設施怎麼比的上戰爭。
  更何況真想要玩高空落下的話,直接叫天王星就好了。

  一點也不會體諒天王星,這是狂派的共識。

  不過雖然這麼想,判官也不打算提醒大黃蜂雖然現在是用碳基身體,但並不代表他們已經變成碳基了。


  站到了海盜船的入口,望著正在不斷擺動的船隻,大黃蜂從小包包中拿出之前跟山姆一塊做的筆記。

  「嗯……山姆說,海盜船比較刺激的位置是在最旁邊兩邊,因為在盪的過程中角度會變成直角。」

  不等判官說什麼,大黃蜂快速的把紙張放回包包檢查了一下會不會掉出來後,緊緊抓著判官的手跟著排隊進了去。



  海盜船等到位置都坐滿了之後,緩緩的開始盪起……
  隨著擺盪的高度越來越大時,緊張的、興奮的、害怕的等等的叫聲開始傳了出來……



  而當海盜船緩緩的停下,每個人從座位上起來排隊著從出口離去的時候,大黃蜂仍坐在位置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怎麼了?」
  
  「一點……都不刺激不好玩。」
  扁著嘴的大黃蜂,哭喪著抱怨,這已經是他們玩的第十七次,但是他還是沒有體會到那種刺激的感覺。

  「坐到最上面去?」
  判官看了看高高的船首與船尾,提出了這個意見。

  安全?哼,對他們來說這種遊樂器材簡直就像是小孩子在玩辦家家酒的遊戲。

  「可是──山姆說我們要像人類一點,畢竟我們現在是人類的樣子。」

  「又不妨礙這些碳基。」
  頂多他們有意見的時候,賞他們幾槍而已。


  顯然的,大黃蜂被打動了。
  只見亮黃色身影動作迅速的跑到船尾坐在唯一的平台處。

  「啊!這樣你就沒位置坐了!」

  「沒關係,我在旁邊就可以。」
  判官解開身上的安全帶,起身走到大黃蜂旁邊就這麼的站著。


  沒多久,下一輪的乘客又陸續坐好位置,海盜船又緩緩的盪起。

  大黃蜂坐在尾端踢著腿笑著對判官說,「有那麼好玩一點點了!」


  等到設施停了下來,只見眾人一窩蜂的往出口衝去。
  「我們這次去玩雲霄飛車吧!」

  於是,整座遊樂園裡頭的刺激遊樂設施,被偽裝成人類的兩隻變形金剛玩了又玩,又在某人覺得不刺激、另一人寵溺的什麼也不說的情況下,做出了各種所謂的「危險動作」。

  工作人員就算想進行勸導,或禁止這種行為,也都因為判官再拿出了一封公文書給對方看了之後,每個想勸阻的人也都乖乖摸著鼻子回到工作崗位去。而同梯次的遊客們,也都因為那雙透過墨鏡散發殺氣的眼睛,打了個冷顫也說不出什麼話。

  於是天真的大黃蜂真的以為,人類們都是那麼的善良,願意讓他坐在最獨特的位置。
  例如──雲霄飛車的最前方(而不是最前面的位置)、摩天輪車廂的上方……


  眾人開始看到這畫面的時候以為是有人想不開,驚聲尖叫的程度不亞於之前爭奪火種源的時候,也有人企圖報警處理,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為什麼報了警,警察卻完全沒有來或是不辦理這事情,氣得想要衝去罵人。

  就這麼的,隨著大黃蜂跟判官的腳步,尖叫聲不斷的在各處響起……


  在大黃蜂跟判官玩完了碰碰車之後,當然首先得要忽略掉四周那些玩到被撞成昏迷的遊客、整個場地只剩某兩人仍然「健在」。

  看著一臉鬱悶的大黃蜂,判官知道最近應該不會有人興起想再來遊樂園玩的念頭,自己也可以有段時間耳根子清淨多了。
  「走吧,去郊區。」

  走下自己坐的碰碰車,拍了拍大黃蜂的頭,派官率先走向出口。



  沒多久,在遊樂園附近的小巷道裡,一輛上頭印製著懲罰和奴役人民字樣的警車以及Chevrolet Camaro黃色跑車緩緩的開了出來,並開往郊區方向。

  在郊區的道路上Chevrolet Camaro不斷的在警車後方左右蛇行,明明已經違反了交通安全,可是前方的警車卻視若無睹的繼續用限速內的速度往前開。
  突然地,後方的Chevrolet Camaro的車燈亮了幾下之後,只聽見催動油門的聲音,Chevrolet Camaro緊貼著警車的車身如同一道閃電快速向前衝刺。

  而被超越過去的警車則是下一秒加速的與Chevrolet Camaro追平。

  這時候若是有人注意到車內的情況應該會被車子無人駕駛的景象嚇到。



  兩台車子行駛的速度已經不是一般正常的車子所能駕駛,有的時候是一前一後的緊緊追在後面,又有的時候則是雙方追平誰也不讓誰……

  在不知道是第幾次的追平中,大黃蜂突然超前了判官,就在判官加速的同時,只見大黃蜂突然煞車,原本兩輛車即將撞到的同時,判官一個左彎避開掉了撞擊反而開到了大黃蜂的前面。


  大黃蜂準備超越判官而急催油門的時候,判官迅速的拉開了一段不小的距離。

  略為吃驚的大黃蜂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還能夠拉開彼此的距離,還來不及思考其他事情,在前方的判官已經急轉彎的朝大黃蜂的方向前進。



  一聲巨響傳出,判官跟大黃蜂變成機器人的型態,看起來跌坐在地上的判官抱住了不斷揉著額頭的大黃蜂。

  「唔……噢!這世界如此的閃亮!星星不斷的出現。」
  頭暈不止的大黃蜂用收音機的廣播台詞表達自己正在暈眩中。

  幸好這裡是郊區,平常沒有什麼人或車輛來往,否則要是又被一般民眾看到兩個奇形怪狀的機器人在那裡,軍方恐怕又要有一番行動。

  判官就這麼的抱著大黃蜂,也不提醒點明大黃蜂可以通知飛輪趕來幫他檢查是不是又有哪裡出問題(畢竟這幾個月下來,飛輪也早就見怪不怪)。
  畢竟軟香在懷(雖然機器人是看不出哪裡軟香),豆腐怎麼可能不吃?

  理所當然的,這次的撞擊依舊是判官策略的──在快要撞擊的前一瞬間轉換成機器人的樣子,而大黃蜂在撞擊的下一秒因為這幾個月來的不自覺也馬上轉換型態,所以就變成整個人撲倒在判官的懷抱裡。


  等到大黃蜂頭沒那麼暈了之後,判官又變回警車,示意大黃蜂進到車裡休息,於是判官載著大黃蜂往回家的路上行駛,車速緩慢的與來時的飆速成絕對的反比。

  大黃蜂也瞇起眼睛靠著車窗進入睡眠,判官用不驚動對方的動作替大黃蜂繫上安全帶,又聯絡絕對在家閒閒沒事做的天王星幫忙通知柯博文大黃蜂今天依舊不能回去。


  「喂喂喂喂喂!你叫我去通知柯博文有沒有搞錯!被密卡登知道我又會被他爆打一頓耶!你當被抓頭去撞牆是不痛的嗎!要不然你試試看啊!我在講你有沒有在聽!喂喂!!喂──……」

  不理會天王星的鬼吼鬼叫,獨自切斷通訊的往回程駕駛。




  這時候的軍方基地──

  「報告上校,目標已經往巢的方向回去。」
  一整天跟隨著判官、大黃蜂玩遍所有遊樂器材幾十次又一路追隨著狂飆,在郊區透過無線電聯絡基地的士兵。
  「下士,你們做的很好,下次繼續。」
  一整天緊急通知各單位、隨時注意是否人民恐慌擴大、擔心媒體的獨家,在基地透過衛星監視一切行動的長官。

  彼此的心聲都是──

  天啊,為什麼這群外星人的約會我們要這麼坎坷啊?
  寧願被馬踢也不想跟外星人的約會牽扯上關係!




  當晚從柯博文口中聽到大黃蜂要待在判官家裡的山姆,差點被氣的要腦溢血,還打算衝去判官的家拼死搏鬥,最後還是在蜜琪的安撫下消氣,畢竟誰都不想隔天早上看到山姆的新聞……


               The End


 ★
  主要想表達的東西都不知道有沒有表達出來,中間開始已經不知道在做什麼了^q^
  都是ㄋㄟㄋㄟ梗害的啦!!!(亂推卸
  大黃蜂的ㄋㄟ ㄋㄟ 讚!(立馬被判官S
  其實我是想要讓判官很S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出來就變的很體貼大黃蜂(艸)
  另外我對不起喜歡天王星的人,天王星在裡面都一直被虐待(被天王星轟炸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