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 這是所謂的TF(變形金剛)同人,CP為Barricade X Bumblebee,也就是所謂的判官X大黃蜂
  • 內有些微的OPM/MOP,請確定自己的心臟有夠力、眼睛有夠亮在進入


  低下頭來,手錶上面的時針與分針不偏不倚的停留在十一點二十九分。
  大黃蜂悄悄的用鑰匙打開大門,躡手躡腳的往樓上的房間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這時候大黃蜂不得不慶幸人類的身體動作起來就是比機體還要靈活,又可以控制活動的聲音。
  這樣子應該就不會被柯博文發現了……吧?

  抱持著緊張跟慶幸的心態,緩緩的經過客廳,正當大黃蜂鬆了一口氣踏上樓梯的第一個階梯的時候,背後傳出了柯博文那溫柔的聲音:「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呢?」


  電燈開關被打開,鵝黃色的柔和光芒照亮了整個客廳,轉過頭,柯博文走到了客廳拿出了兩個馬克杯裝了點白開水然後坐到了客廳那張米白色的單人大沙發上。

  大黃蜂看到那藏在鏡片後面的水藍色眼眸盯著自己的身影,知道柯博文有事情要和自己談談……雖然很想跟柯博文聊天──畢竟對方因為出差有段時間不在、剛好今天回到家,但是今天真的不大適合啊。

  遮遮掩掩的從樓梯口離開,手臂以及背部等地方都還隱隱作痛。
大黃蜂多希望不要是今天──至少不是現在,最好的話等幾天讓飛輪把身上的傷口給掩蓋掉之後。

  不過看對方的樣子,好像不談清楚不行。

  「……柯博文。」
  低著頭緩緩坐到三人坐的沙發上。

  「大黃蜂,最近怎麼了嗎?」
  柯博文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最近飛輪說你身上常常受傷、而且警車也說要我多注意你一些……」

  停頓,「雖然說現在跟密卡登他們那些狂派訂下了和平簽約沒什麼事情發生,不過有事情的話可以跟我們說。」

  摸了摸大黃蜂那頭如同陽光般的金黃色短髮,柯博文不只是以博派領導者的身分,也是以大黃蜂兄長的身分訴說事實。

  「那麼,現在是不是應該讓我把傷口給包紮一下了呢?」

  大黃蜂抬起頭來一臉驚訝的望著柯博文。

  「是爵士說的,他下午的時候打電話給我,問我今天能不能等門的時候順便準備下治療箱,所以我在想應該是你又受傷了。」

  柯博文不去問大黃蜂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才會導致手上瘀傷一堆,照人類型態這樣子看來,想必原來的樣子應該也是傷的不清。

  不過畢竟自己不是飛輪啊,只好用下人類的醫療箱看看能不能好一點。

  「不過真不湊巧呢!大家今天都不在家,只剩下我們兩個了。」
  邊收拾東西的柯博文,看到大黃蜂歪著頭。
  「警車跟爵士出去辦事情,鐵皮跟飛輪去找零件,其他人的話也只是稍微交代一下晚上不回來就出門了。」

  「時間也不早了,記得早點休息,等到飛輪他一回來就馬上檢查修復一下吧。」


  大黃蜂突然覺得今天的柯博文感覺很慌張的想要回到房間去,跟往常不大一樣……通常都會要繼續的「叮嚀」自己,不到人類時間的三、四個小時都不會停止,怎麼今天沒有、反而是轉身回房間?

  雖然覺得很疑惑,但是大黃蜂絕對不會傻傻的追著柯博文詢問原因,普神知道會不會柯博文突然想起來轉過頭開始「叮嚀」自己?

  大黃蜂很崇拜、很喜歡自己的這位大哥,但是若真要說將近集完美於一身的柯博文有什麼缺點的話,可能整個博派的變形金剛們都會一致的認為就是太老媽子了!

  什麼事情都能叮嚀個一番,而且所使用的句子單字完全不會重覆到,連狂派的密卡登都對此敬謝不敏……由此可知殺傷力是多麼的強大。


  唔……據說密卡登面對柯博文的叮嚀囑咐到最後也只能用強迫休眠的狀態躲過,下次也來試試看好了,如果有被柯博文抓住訓話的話。


  不過大黃蜂卻忽略掉了若是他效法密卡登的下場一定是除了被柯博文嘮叨以外、還有被其他博派變形金剛哀號自家的小弟被狂派的判官帶壞了諸如此類的話,進而引發再一次的戰爭。


  看了看時間,大黃蜂決定要回到房間躺上充電床進行休眠模式。




  在房間的柯博文確定大黃蜂往樓上走去之後,對著大開的窗戶一臉無奈。

  「密卡……爬窗戶很累的,怎麼不走大門呢。」

  只見一抹人影從窗簾處走了出來。
  「哼,本大爺要從哪裡走什麼時候輪的到你決定了。」
  雙手環胸,密卡登用瞇著的鮮紅眼眸望向密卡登。

  「是、是、是……那麼這麼晚了特地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柯博文溫和的笑了笑,把手上的杯子遞了出去。
  「口渴了吧,這杯給你喝。」

  「我可是密卡登,就算是用碳機的身體爬個窗而已,怎麼可能會口渴,哼。」
  雖然如此,密卡登還是一把奪過杯子大口喝下去。

  柯博文笑笑的沒說話,走到窗戶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抓起桌上的原文小說開始看了起來。

  密卡登喝完水之後用力的把杯子放到桌上,拉回了柯博文的注意。

  「怎麼了嗎?」

  「我說柯博文,你不覺得本大爺在你的房間裡頭應該要好好的招呼一下嗎?」

  「啊,說的也是呢,畢竟密卡總是很忙的見不到面呢。」
  像是想到了什麼,柯博文雖然是淡淡的笑著卻有種哀傷的感覺……

  「嘖,想那麼多幹什麼,休眠休眠!本大爺想要休眠!!」
  快步的拉起柯博文走向床鋪,一個轉身把兩人都拋到上頭。

  「就拿你的故事來招呼我吧。」
  也不管柯博文的反應是什麼,密卡登逕自閉上那鮮血般的眼睛。

 「那我就來說之前聽到的人類的故事吧──」




  太陽從微微拉開的窗簾縫隙當中照射到了大黃蜂的身上,知道天已經亮了但是大黃蜂心中卻有股莫名不想起床的感覺。

  正打算就這麼賴床下去的時候,敲門聲響起、柯博文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了出來。

  「大黃蜂,樓下有人來找你,不要賴床囉。」

  迷迷糊糊中聽到柯博文的腳步聲往樓下走去,大黃蜂覺得開機的時間應該可以再快一點,要不然線路不會到現在都還沒辦法清晰……


  好不容易弄好下樓,看見來人之後大黃蜂愣在樓梯口。
  「你怎麼在這裡!」

  來人有著一頭俐落的黑色短髮,聽到大黃蜂聲音看過來的眼眸是狂派變形金剛變成人類模樣後特有的鮮紅色,衣服上印著大大的「To Punish and Enslave」說明了來者是常偽裝成警車的判官。

  慌張的瞄了一眼柯博文的房間,看到沒有任何異狀後大大的呼出一口氣。

  「我、我先說噢!昨天那個真的是意外!你不能全部都推到我的身上來!」
  「我知道。」
  「我也有受傷,所以我也是受害者!」
  「我知道。」
  「所以不能把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尤其是絕對不能讓柯博文知道!」
  「不能知道哪件事?」
  「當然是我昨天跟爵士比賽誰最快結果不小心打滑撞到你身上去啊!」
  「哦,所以大黃蜂你又不聽我的勸告和爵士在飆車了嗎。」

  大黃蜂僵硬的轉過頭來,看到柯博文正臉色陰沉的站在自己面前。

  「而且你還想把這件事情瞞著我?」
  「爵士也有份是吧?」

  大黃蜂一邊聽著柯博文的訓斥,一邊用眼睛瞪著此時此刻正坐在沙發上悠閒的喝著咖啡的判官。
  但往往被柯博文發現之後又惹來一長段的訓話。

  判官看著這樣的畫面覺得一臉不服氣卻又不敢反駁的大黃蜂很可愛,臉上的笑意又更大了些。

  「你在笑什麼!」
  兩頰鼓起來的大黃蜂突然衝到判官面前。

  「呵,沒什麼。」
  伸出手摸了摸大黃蜂的頭,眼睛的餘光看到對方手臂上面的傷勢。
  「這件事就讓大黃蜂照顧我到傷好就可以了。」

  指了指自己臉頰上面的撞傷,雖然看起來很嚴重,但擦撞角度經過計算所以結果不是很嚴重,但在帥氣的臉上有一塊紅色的痕跡怎麼說也很奇怪。

  柯博文嘆了口氣,只好把大黃蜂打包起來丟給判官。
  「唉,這幾天他就住你家吧,先暫時把他跟爵士隔開來。」
  要不然又闖下什麼禍的話,自己的火種源可能總有一天會承受不起的吧!

  於是判官拎著大黃蜂離開,一邊和大黃蜂約法三章,一邊又約定好等彼此傷好了之後可以去郊區一塊兜風之類的……

  呵,碳基的計謀還不錯,至少這一次成功了。
  判官心裡頭正再打算下一次想要把大黃蜂打包回家的話,要用什麼樣子的方法才能成功……
  這一次趁著大黃蜂跟爵士在飆車的時候,裝做不小心的路經他們的途中、讓大黃蜂避開不了指能撞上自己,藉此讓大黃蜂待在自己身邊,那麼下次──用超速違規的方法好了。

  所以說,判官這次上演的苦肉計雖然沒有說多苦肉,但至少目的也是達到了,只是若被天王星知道的話,八成會對判官說:「你想這些有的沒的藉口做什麼,直接殺上門去帶走對方就好啦!」


  藉口隨便都有,反正大黃蜂這可愛的小笨蛋總是不會去在意這些。
  帶著大黃蜂上車的判官,望著已經忘記前幾秒對於對方「陷害」自己被柯博文訓話的氣的罪魁禍首,正開心的吃著判官所準備的點心。

  ……真是小笨蛋一個。


               The End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