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此篇為古魯瓦爾多x多妮妲

  [tag]阿艸、活動




  碧綠的草地撲滿著整片小山丘,這裡是位於宅邸後面不遠的空地,由於和屋子有段距離顯得較為寧靜,所以有許多人三不五時會來到這塊地上面休息遊玩放鬆著心情。
  也因為總總理由,古魯瓦爾多非常喜歡在這躺在草皮上閉上雙眼,吹著微風享受著這份優閒時刻,通常一待就是待個一整天,直到布列依斯怒氣沖沖的來捉人、或著是庫勒尼西無奈的帶著阿貝爾到這把人扛回房屋裡才會結束。

  今天的天氣依舊晴朗,而太陽也不會給人炙熱的感覺,是古魯瓦爾多所喜歡的天氣。
  所以老樣子帶著自己的眼罩,古魯瓦爾多離開大宅舉步朝著後面那塊山坡的方向走去,準備開始自己一天的睡眠。
  只是這個念頭在走到自己常待著的老位置後便立刻被打消了。

  金色頭髮的少女穿著與往常那件紅色的哥德洋裝不一樣的白色襯衫加上紅色裙子,頭髮也分別垂放在兩旁綁了起來。
  少女面無表情的翻閱著放置在腿上的厚重書籍,明明看起來就是那麼的專注在閱讀的模樣,但是古魯瓦爾多就是莫名的知道其實少女心情不好、一個字也沒能看進去。


  「大小姐不是忙著恢復你們幾個的記憶,你來這裡做什麼?」
  看到默默的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就只是站在自己旁邊遮擋住大部分的陽光的古魯瓦爾多,多妮妲突然覺得自己悶悶不悅的心情似乎平復了一些。
  但是看到默不作聲的古魯瓦爾多,多妮妲又覺得有一把火突然竄了上來。
  「拿回了記憶就變得不再想和我這種人偶說話了嗎?『黑王子』--」
  沒有讓多妮妲繼續說出接下來的話,古魯瓦爾多仍舊故我的用著極短的字句打斷了對方的話,「你,在害怕什麼。」
  「什--!」
  多妮妲瞪大了自己那雙眼睛,與其說是生氣古魯瓦爾多的態度語所說的話,倒不如說是因為被說中心中所想的惱羞成怒。
  「你你你你你這傢伙也不想想我是誰,超級女主角怎麼可能會害怕什麼東西!」
  語畢,那本厚重的書籍脫離了腥紅女王手中,朝著黑王子的腦袋砸了過去。
  「人偶,被這種書砸中不死也半殘了……」
  「反正不都死了再死一次也沒差啦!正好可以和你那群屍體標本做夥伴!」
  「死亡也不錯,可以得到安寧。」
  「……」
  「……」
  「--你真是個無趣的男人。」

  聽到這句話後古魯瓦爾多只是聳了聳肩,轉身走向被多妮妲遠遠丟出的書本彎腰撿了起來。
  扁著嘴看著這一幕,多妮妲不作聲的用力坐了下來,手撐在後面的抬著頭望著那片雖然明知道是假象但卻蔚藍無比的天空。
  沉默不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直到古魯瓦爾多走了回來並且把書放在多妮妲的頭上,引起對方的不滿。
  「啊!你這傢伙找死嘛!」

  沒有理會跳起來的多妮妲,古魯瓦爾多掃了一眼落在一旁的書籍只是說了一句話便讓對方乖巧的撿起及緊緊抱住,「書那樣……薩爾卡多跟庫勒尼西會生氣。」然後我也會被牽連懲罰。

  再次扒了扒自己那頭銀灰色的頭髮,看到了自己往常休息的地方如今被多妮妲所佔走也無法睡覺的古魯瓦爾多,只好打算回到大宅裡自己的房間將就一下--雖然對於本人來說在哪睡覺好像都沒有什麼差別。

  「喂!你這傢伙!」
  「……?」
  古魯瓦爾多不明所以的轉過身來,看見的卻是滿臉通紅彷彿想要從口中擠出什麼話的多妮妲,於是便停下打算離去的步伐,環著胸的看著對方。
  只是沒想到原本理直氣壯叫住人的多妮妲,等到真的叫住了以後卻開始吞吞吐吐的沒說出完整的句子。
  最後多妮妲終於在你啊我啊的字句中,擠出了一句開始了對話。
  「我說,你恢復了記憶對吧?」
  「啊……是啊,一部分的記憶。」
  「那、--有……一樣……」
  彆扭的說出來之後,多妮妲抬起一直不敢看著對方的視線,原本滿懷害羞的心情,看到對方一臉疑惑的樣子時就已經知道古魯瓦爾多並沒有聽清楚。
  「你這個笨蛋王子!我是說你有沒有因為恢復記憶變的不一樣啦!」
  差點把手中的書又再度丟向對方,多妮妲大口的深呼吸試圖平復自己的情緒。
  其實多妮妲並不了解,為什麼自己總是在雪莉那個臭女人和古魯瓦爾多這個戀屍癖王子的事情上面情緒起伏就會很大--

  難道,自己壞掉了嗎?是不是又會要回到那個黑暗的地方……
  嘰、嘰、嘰、嘰--
  我、動不了?快、快動啊!

  「喂!多妮妲!」
  古魯瓦爾多略帶焦急的聲音突然在耳邊乍響。
  試著扭動手腕後發現身體又如往常一般能自由活動著。
  「你在做什麼,你這蠢女人!」
  蠢……女人?
  突然意識到古魯瓦爾多叫著自己的名稱突然不是人偶,多妮妲似乎還沒從剛剛害怕的情緒緩和過來,呆坐在地上,只是一昧地愣在那兒看著眼前的黑王子。

  「嘖,」
  古魯瓦爾多嫌麻煩似的嘖了聲,看著突然跌坐在草皮上,因此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的多妮妲,無奈的撇過頭去用著指頭騷著自己的臉頰。
  「你就是你,正如我就是我。」
  「沒有記憶、恢復記憶,那都是過去的事情……再者,多妮妲,依你的驕傲,豈會被過去所束縛住?」
  「……」
  兩人之間突然瀰漫著一股沉默,看著低下頭看不清表情地多妮妲,古魯瓦爾多第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說得有些過頭了。
  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來避免自己回去後被其他人給圍毆的下場,沒想到就被多妮妲的笑聲給打斷。
  「啊哈哈哈哈--」
  「說的也是啊。雖然本姑娘不用你來教,不過看在你說了這麼多的份上,等到哪天出任務我們兩個人被派到一組的時候,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換個姿勢依舊坐在草地上,多妮妲拍了拍裙襬準備翻開看到一半的書本。
  古魯瓦爾多盯了一會兒之後,來到了多妮妲的背後坐下,背對著背的相互依靠,兩個人之間的體溫透過衣物傳遞到了另外一邊的身上。

  「喂!這地方這麼大幹嘛一定要坐在這邊還把重量壓到我身上!」
  「唔……這裡是我的位置。」
  「先搶先贏或是先來後到沒聽過嗎。」
  「……」
  「……?喂、喂!喂!」

  多妮妲小心翼翼的側著身體看見已經瞇起眼睛陷入睡眠的古魯瓦爾多後,小心的不去做出太大的動作弄好姿勢讓兩個人依靠著更舒服一點。

  「真是的,那麼愛睡做什麼,一片漆黑的黑暗--嘖、不想了。」
  再次偷偷轉過頭看著依靠著自己的黑王子。
  多妮妲覺得內心彷彿有什麼東西塞了進去似的滿足以及溫暖,微紅的臉頰以及不自覺的上揚嘴角顯示了主人此刻的心情。

  「嘛,總、總之謝……謝謝你了,道謝的話我已經說過了,沒聽到可是你自己的事情。」
  「……」
  在多妮妲的背後、看不到的方向,古魯瓦爾多露出了一抹微笑。




 夜安,Constant是第二篇的王子多妮www
 主因是因為被阿艸畫的圖給打到,那畫面一直出現在腦袋裡面於是就開始動工了(x

加上最近的R卡活動,所以就來個小結合一下(?
  雖然可能沒有表達的很清楚,不過其實是想說多妮跟王子由於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從兩人來到家裡之後就有點曖昧不明(?),而也很喜歡這種模式的多妮妲,內心在 知道大小姐要幫王子恢復記憶後就開始擔心是否會因為對方恢復記憶而變得不再像原本還沒恢復記憶、與自己相處時的那個古魯瓦爾多…

 於是才有恢復記憶已經一陣子的多妮妲(R1) 碰到了剛恢復記憶的王子(R1),王子也可以從多妮的表情與態度知道她所不安的原因是什麼(畢竟兩個人的關係?),從旁引導(X

 我自己本身的觀念就藉由王子口中說出ADA
  「沒有記憶、恢復記憶,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不論大家是否恢復了以前的記憶,在還沒有R卡(恢復記憶)之前,大家的個性喜好行為舉止那些是這個模樣的話, 就算恢復記憶也只是腦袋中部分空白的地方被填了上去,那些一定是出自於習慣或本能之類的,或許恢復後可能會多少有點影響,但應該不會整個一百八十度大轉 變。

 而且記憶是過去發生的紀錄,就算恢復不了也依舊要向未來前進,更何況是取回了記憶?
 個人認為王子和多妮這兩個人是不會被過去所束縛住的驕傲者,或許會受到影響,但卻不會被絆住後就此停滯不前。
 再加上就算過去兩個人之間發生什麼,現在的他們都是在星幽界、炎之聖女與大小姐的戰士──
還有很多個明天、很長遠的路要走(?

 Constant [a.] 固定的、不變的;持續的;忠貞不渝的。

 獻給阿艸、古魯瓦爾多、多妮妲,還有觀看中的你(?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