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

。CP:布列依斯x庫勒尼西

。[tag]美人組、談心、安慰系列(?)




01、手掌

  庫勒尼西一個人坐在最接近角落的沙發上翻閱著書籍,宛若和世界隔絕、自成一個世界一般,周遭的任何事情以及聲音都沒辦法影響對方──孤高的存在。
  而其他人則是三五成群的聊著天,或是做自己的事情、保養武器,隻身一人的庫勒尼西存在感又因為這樣駁落了許多,不,庫勒尼西並不是「單獨」的一個人,那隻漆黑卻又身形怪異、具有三對眼睛的幻獸,正趴臥在庫勒尼西的腳邊假寐著。
  沒有人知道庫勒尼西一直貌似在看書的舉動,其實只是維持著同一頁的姿勢,上頭的字句一個也沒有映入眼簾,就連庫勒尼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

  突地,吵鬧的聲音由走廊處傳來,越來越清晰以後,綁著雙馬尾的紫衣少女抱著一隻長相怪異的小狗,開心的蹦跳著進來。跟在少女身後的一頭湖水藍般長髮的女孩,臉上淡漠的表情以及關節處所出現的球狀體顯現出來對方是聖女之子的身分。
  緊接著後面的是金色頭髮穿著略微貼身的衣物突顯身材豐腴的女子,以及走在最後一個踏進客廳順手帶上木門,有著小麥色的皮膚,下巴處的鬍渣,口中叼著一跟沒有被點著的香煙的男人。

  男人拿下自己頭上所帶著的帽子後,彷彿整個人的力氣瞬間被掏空似的癱坐在沙發上頭,甚至用帽子遮起自己盯著天花板的視線。
  「啊!總算回來了……大叔我這副老骨頭快散了……」
  「怎麼了嗎?看你一副累慘的樣子?」
  弗雷里西特端著手上的咖啡,整個人湊近了阿奇波爾多,一臉好奇的看著對方,又轉頭看了看另外一邊不停誇獎雪莉的大小姐還有艾妲。

  怎麼這四個人出去搜查路線一回來就這副德性?

  弗雷里西特來不及繼續亂想下去,身為對方的雙生兄弟,伯恩哈德早就明白對方的那些小心思,控制著力道往弟弟的額頭中間伸出手指彈了下去。
  「噢!」
  「不要胡思亂想。」
  弗雷里西特扁起嘴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阿奇波爾多拿下了自己臉上的帽子。

  「今天我們去幻影城的最深處,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路突破到妖蛆的巢穴那裡,只是那些會吸血的女人……真是兇悍啊!」
  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阿奇波爾多看了看另外一邊的雪莉:「大叔我在領主那裡就已經負傷慘重,最後一個叫做蕾米雅的統治者,還是靠著雪莉那女孩的招式才順利解決呢。」
  「難怪那臭女人的嘴臉看起來比平常更加惹人厭了呢。」

  三個男人目送著多妮妲高傲地踏著步伐離去,相視一眼後各自露出無奈的笑容。
  畢竟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看似嘴裡不饒人但其實暗地裡都還很關注對方。


  偷偷的注視著房間裡頭歡笑以及交談聲不斷的眾人,庫勒尼西把手中正在看的詩集闔起來,趁著沒有人注意到的時候,默默地和深淵離開了房間。
  

  【怎麼了庫勒尼西……為什麼要離開那邊呢……難道是因為他們的歡樂更凸顯出你的痛苦嗎……哼哼哼哼……】

  不理會身旁的深淵所說的話、不去在意內容裡的嘲諷,庫勒尼西低著頭繼續大步的漫無目的的朝著前方走去。
  只有那用力抱緊厚重書籍而泛白的指尖,顯現出主人的極力壓抑。

  【其實你也想要跟他們一塊執行任務的吧……可是你卻沒有任何的力量……厭惡嗎?忌妒嗎?只要你說出來,不管是什麼願望我都會幫你實現的唷。】
  「不要說了!」
  【被我說中了嗎?我知道你內心所想的一切,因為你是庫勒尼西啊……說出來吧?只要說出了你的願望──想被那個人偶注意到、想被那個人偶所重視,這一切的一切我都會幫你實現──】
  「閉嘴、閉嘴!不是、我才不是這樣想的!不要再隨便說這些話!」

  受不了幻獸在耳邊的呢喃,庫勒尼西厭惡式的摀住了自己的雙耳,用盡自己所有力氣的大喊出聲。

  「──!」
  突地,庫勒尼西那瘦弱的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嚇到的庫勒尼西迅速的轉過身體退後了幾步,膽怯的看著來人。
  「布、布列依斯先生……」
  「怎麼了嗎?剛剛突然喊了好大一聲?」

  「這個……對不起──」
  朝著對方用力的一鞠躬,打算轉身就跑的庫勒尼西,卻被對方快一步的抓住手腕動彈不得。

  「嗯?尼西的臉色很蒼白喔,我們坐著聊一聊吧?」
  雖然是疑問句,但是布列依斯牢牢的抓著庫勒尼西的手腕──雖然不會感覺到難受卻也掙脫不了──來到了旁邊的涼亭中。
  
  低著頭不發一語的庫勒尼西坐在潔白的石椅上頭緊緊揪著自己的衣袍。
  布列依斯察覺到以後,坐到了對方的身旁、動作輕柔的一一把庫勒尼西略微泛白的手指從自虐中扳開:「這麼一雙漂亮的手,若是因為這樣受傷的話,可是會讓很多人都難過的喔。」

  看著自己的手被對方放到掌心中揉捏到紅潤起來,庫勒尼西第一次被人用如此親暱的動作對待。
  一想到這裡,臉頰不自覺的泛紅了起來。
  「布列依斯先生,為什麼要這樣呢……」
  「唔,因為庫勒尼西是個很可愛的人,」摸了摸那頭微捲的棕色長髮:「會讓人不自覺的想要放在手心中呵護呢。」

  「請不要捉弄我了……」
  看到庫勒尼西因為自己所說的話又低下頭來,布列依斯難得稍微慌張了一下。
  「欸?咦、咦?我沒有在開玩笑喔!」
  「我知道自己沒有什麼用處……平常笨手笨腳的做不好事情、也沒有什麼戰力能夠幫助大小姐和你們大家一起出任務……這樣的我,為什麼會被聖女大人選做戰士呢?」
  抬起頭看著布列依斯,庫勒尼西迫切的想要從對方身上知道答案。

  「這個嘛……抱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
  伸出手放到了庫勒尼西的頭上。
  「不過啊,我相信不管大家是因為什麼原因被選做戰士,但一定有各自的理由存在著。」
  「或許現在的你還不知道這些原因,但是只要一直堅持的走下去,隨著記憶的回復我想應該就能夠明白些什麼也說不定……當然這些也只是我的猜測而已。」
  「可是大小姐幾乎不帶我去搜索地圖──」
  布列依斯稍稍用力的揉亂了庫勒尼西的頭髮,打斷了對方尚未說完的話。
  「嗯?你還好意思說──當初不知道是誰一個勁的拼命往前面擋住攻擊,結果最後受到重傷把大家都嚇的半死?」
  「因為……」
  「沒有因為!總之就是因為那次的『驚喜』,所以大家寧願把你留在房子裡也不想讓你面對危險。要不是我們死不了,每個人都覺得其實你是想要自殺。」
  「對不起。」
  「我們並沒有怪你,大家其實都知道你只是想要找到自己所屬於的位置。」
  布列依斯稍微停頓了一下,彷彿在思考要怎麼樣表達自己的意思。
   「其實庫勒尼西是個很容易自我厭惡的人,對自己沒有自信,會害怕孤單、害怕自己拖累團體,一方面想要和大家相處,一方面卻又不想靠近的矛盾心態。但其實 尼西很溫柔、泡的茶水以及點心很美味、懂得許多高深的知識又會講故事……所以大家才會有種希望能夠在疲倦回到家的時候,有人在大門口歡迎我們回來,讓我們 有回家的感覺──」
  捧起庫勒尼西的臉頰,布列依斯專注的盯著對方。
  「所以大家寧願尼西自己一個人待在安全的宅邸內胡思亂想也不想 要尼西在外頭又遭遇到危險。或許我這麼說對身為男性以及戰士的你有點突兀,不過我所說的話可是確切的唷!可能沒辦法一下子就明白,但是我想如果是你的話, 應該可以很快體會到大家的心意吧?其實大家真的很擔心你喔!」
  「咦?」
  「在房子裡的那些人早就在你準備離開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只是怕你會因為剛剛那場面難過所以才裝做沒發現,現在可能偷偷在窗戶旁邊偷看這邊也說不定喔?大家都很擔心你呢。」
  對著庫勒尼西眨了眨那雙紅棕色的眼睛,布列依斯伸出了手。

  呆愣的看著眼前對方所伸出來的手,庫勒尼西再三猶豫了一番,最後緩緩的把手伸出去交給了對方。


  第一次,庫勒尼西感覺到人的體溫是如此的溫暖。
  那炙熱卻溫暖的溫度從對方的掌心中傳遞過來,彷彿勇氣和自信都能從中獲得到。
  盯著兩人手掌交疊的地方,庫勒尼西覺得自己應該要好好的把握住,於是輕輕的收緊手指回握住了對方。


  或許記憶一直都找不回也沒有關係,現在的他有了許多的家人。
  不用再擔心黑暗中那迷惑人心的聲響、不用再害怕與眾不同的自己。

  或許,自己真的應該要更加的相信這些人才是──

  在自己害怕的時候,一定會有人用他溫暖的手掌帶領自己遠離黑暗的吧!

  庫勒尼西如此的想著。


 ★
  我有乖乖更文(X
  其實這篇原本是突破幻影城的賀文……不過一拖再拖就呵呵呵(?

  內容有點腦補自家的現況--是的,我就是那個很少帶尼西出門的壞人・゚(ノд`゚)
  但是真的不忍心看到尼西被人打爆啊……Orz
  不過我還是有帶尼西到外面散散步!!!
  像是打楊教授的時候(X

  本來是想說讓阿奇大叔來安慰尼西,不過後來又想改成閃閃……最後在河道上問一下,大抵出現的是王子、馬叔、阿奇、薩爾跟布列……
  原本想說那就讓這些人分別安慰尼西一下吧,結果光是布列就太長了,於是果斷的把這篇變成布列篇(?
  或許之後還會有其他人安慰篇(啥鬼
  但是也要等到之後了(艸

  打了三、四篇UL的自HIGH文,但其實布列也是第一次出現……真的不會抓他的個性
  印象中就是家暴王子、家暴王子、還有家暴王子而已(

  但是對尼西美人怎麼可能會家暴呢,所以私心設定對尼西就是超大葛格模樣,溫柔卻會講道理的安慰(?)之類的吧……不要問我道理在哪裡,我可能也找不出來XDDD


 


Comments




Leave a Reply